武周花草

 

武則天歷史架空魔幻小說

by ​戛然

【第一話: 南柯春夢之二】

(註:本話為合拼FB所刊登之第一話: 南柯春夢之7~14)

趙瑩:「這武則天聖帝的夢,也是一回兩回啦。醫師說你這是南柯一夢啊。」

接著取出一疊醫師的診斷書及藥方,日期由三年前到至今。

武則天摸摸自己的臉頰:「真的是。。。南柯一夢?」

三人用餐後,趙瑩提議出門走動一番,大門打開武則天錯愕的看着前方光景。門外一片草地,兩排大樹沿著前路,一直到海邊,岸邊一木橋伸出海面乃大船碼頭,左邊一間小船倉,內有兩艘手划小船。一片大陸在極遙遠的彼岸,趙瑩說小船也得2個時辰始可到對岸,這裏是春州岸外小島。房子一側是牲畜場,另一側乃亂石堆延伸至海岸,後邊是一大片竹林,面向汪洋,此島名為春州島。

武則天大略計算,春州距洛陽少說也得3千至四千哩,她如何一夢醒來身在海角?何以臉型與夢中的武則天有所不同?除非她不是武則天,一切是夢,是心障所致。

她的名字是----趙宛!

趙宛切定下心來養病,每日三餐、定時喝藥,閒時都有兩姐妹相伴,只要不去用神細想過去,頭疼之症倒漸漸散退,唯喝藥後仍是有點昏沈感。

島上宅內共住十七人;在外經商的父親與兩位隨從老申及老季,目前在島上的有3位婢女,六位男僕,廚房老張及李嫂。一個月過去,宅內人事也自也搞清楚了。父親一般在外經商數月始歸,附近偶有海盜出沒,但據說父親於江湖有一定地位,倒無海盜會來打攪。只是基於安全,其實四位長得健壯的男僕皆會輪番把守巡邏,這個孤島尚屬安全之地。

趙宛亦與島上眾人逐漸熟絡,這已是醒來之後的兩個月光景,最近大多時候只有大姐趙姖相陪,趙瑩時常無故消失,突而出現時臉上皆紅撲撲地。

這日下午的天氣涼爽,趙宛與趙姖戶外散步閒聊,趙姖人有三急趕去茅廁。趙宛自個隨意漫步走到岸邊碼頭橋,這裏平時必有一男僕巡邏,今天怎麼不見人影?正自納悶,只聞橋旁的小船倉傳來細微聲音。船倉如一般民宅大小,前後兩道門,一道同內陸,一道通海面,平時前後皆上銅製鎖頭以防海賊偷船。趙宛心想難道有人偷船?隨即躡手躡腳到門邊,見鎖頭已打開,她透過門縫往內窺探,船倉內相對昏暗,隱約見小木橋旁栓着的兩艘小船在水上微微搖盪,橋上有物體運動。

眼睛適應後,已可大致看清楚,竟然是羅衣半解的趙瑩正喘息着呻吟,更令趙宛驚訝的是男僕小安壓在她身上快速推動,而人皆是裸露下半身,激情的享受魚水之歡。趙宛看得心頭砰砰跳,臉頰發燙,眼睛卻再無法移開,手不自覺的揉摸大腿。這時突有人輕拍肩膀,趙宛驚嚇回頭,原來是趙姖,她抿嘴一笑,指着船倉,伸手作勢欲推開門。趙宛忙拉著她離開,行至遠處。兩人站定對視,然後同時吃吃笑。

趙宛此時才發現自己一身是汗,臉頰暈紅,她總算了解何以最近趙瑩時常臉現紅潮。

趙姖瞟一眼她的臉:「小妹啊,你。。。是在想什麼呢?看得心動了?」

趙宛雙掌護著臉頰:「大姐別取笑了,小妹跟小安什麼時候好上了?」

趙姖:「當時還是你發現的,怎麼就忘啦?」

趙宛:「嗄。。。一點印象也沒有。。。」

趙姖:「那時候你還取笑這小妮子放蕩呢。」

趙宛皺眉苦思。

趙姖拍拍她的手臂:「別急著想了,多一段時日必會恢復記憶的喔。」

趙宛:「那。。。大姐你的相好是哪個呢?」

趙姖:「我可不想你們兩個妹妹般飢。。。渴!」

趙宛:「我?也有?這。。。跟誰啊?」

趙姖:「就是。。。嘿,可不告訴你。哈哈」

趙宛:「姐,你說嘛!」

兩姐妹一邊笑鬧着回屋內。

自此趙宛的散步多了一份娛樂,恰好這陣子趙姖也似乎有事忙,往往基於安全理由讓小玉伴隨著。每到碼頭附近趙宛即讓小玉回去取這個那個的,然後她就悄悄到船倉偷窺趙瑩與小安的“好戲”,日久即了解他們的好戲一般是隔三天一回。這些好戲看得她口乾舌燥,四十出歲少婦正值性慾往事階段,趙宛尚無法記憶以往的事,腦海卻時而浮現夢中武則天在床事上的銷魂。

這日觀戰之後,心頭火熱,於沐浴之時情不自禁的自己撫摸,正欲進入高潮,突覺有種強烈的被窺視感。趙宛順着感覺的方向望去,發現一縫隙有人影一閃,急召小玉,但偷窺者已逃逸無蹤。

出門遠航的父親將於近日歸來,大宅內頓時氣氛不同,各人皆比平日勤奮忙裡忙外。趙宛戶外散步,見小安及其他男僕都是安分站崗,少了好戲的調劑,趙宛開始往各處活動。沒事之餘時常去給雞羊餵食,或到廚房幫點小忙學點菜式,跟各僕人漸漸熟悉,沒事閒話家常,倒聽得許多鄉民故事。男僕小彥及小洋主要負責粗活,小彥二十三歲性格耿直木訥,青澀而略帶帥氣,小洋二十六歲性格滑溜,眼睛老賊兮兮打量趙宛三姐妹,趙宛懷疑小洋極可能是那個偷窺者。

這日得悉晚餐是燉羊肉搭胡麻餅,嘴饞的趙宛自個到廚房想叼點羊肉解饞,廚房內只有小彥在落力揉搓一大團的麵粉團。趙宛在一旁,悄悄看這個年輕小哥,帥氣的臉、結實的肌肉,看得她臉微微發熱。

小彥望着她:「二小姐的臉色。。。是不舒服嗎?」

趙宛:「呃,沒事。是爐火有點熱。」

為轉移視線,趙宛捲起衣袖要幫忙,見小彥碗中的麵粉已撒完,即拿起一邊的粉袋,卻不小心弄倒,一撮粉在爐邊撒飛,只聞轟一聲,爐子燒起一團火球。

趙宛嚇得一愣,小彥急把趙宛往後拉。

小彥關切的:「二小姐沒燒着吧?」

趙宛微靠着小彥,查看雙手: 「應該。。。沒事吧。。。」內心卻有點波濤。

此時廚師老申搶進來:「二小姐沒燒傷是萬幸啊。。。幸好適才撒出的麵粉不多啊。」

原來他剛才已在近處,正好看到事情經過。

老申長呼一口氣:「小彥啊,切不可小看這麵粉普通,不小心會出大事哩。」

趙宛:「這麵粉。。。怎麼就會燒起來了?」

老申:「之前我老家村子鬧欠收,糧食一日少過一日,鄰家兩兄弟不知怎麼就為糧食鬧起來。他們在廚房搶麵粉,搞得麵粉在廚房漫飛,恰好爐火在燒着,結果轟一聲,一團鬼火猛地燃起。大家趕著幫忙滅火,但已來不及,兩兄弟皆成焦屍。唉。。。那個慘狀。。。」

趙宛與小彥聽得一旁咋舌,想不通這小玩意竟有如此威力。

此時跟老申一起負責廚房的李嫂快步前來。

李嫂:「要。。。要打起來了!」

老申:「什麼要打起來了?」

李嫂:「小安與小陳吵起來了!要打起來了!」

趙宛:「李嫂別急嘛,他們在哪裡?」

李嫂:「羊欄。。。」

趙宛等人趕到羊欄,小安與小陳已動手開打,兩人皆三十出頭,身形健壯。拳來腳往,明顯都是練家子,越鬥越凶狠,小安臉上掛彩,他仍發瘋似的猛往小陳撲去,繼而將小陳壓制在泥地上打。

一聲巨喝:「住手!」趙姖怒氣沖沖趕到厲聲喝止。

趙瑩跟在其後。

趙姖:「你們!都給我起來!」

二人狼狽起身,彼此臉上皆有傷處、灰頭土臉。

小安指著小陳:「大小姐,他。。。」

趙姖打斷他:「閉嘴!你們先回去該幹嘛的幹嘛去!等老爺回來再定奪。還不走?」

二人彼此狠狠相視而去。

趙姖:「各人都回去忙吧。」

說着就拉著趙瑩往竹林一帶,趙宛深覺奇怪,事情就這樣出來了?然後又拉著趙瑩一邊去,此事與她有關?想着小安是其相好,這倒極有可能。

心生好奇的趙宛當下而尾隨前去。

趙宛行至靠近趙姖她們十步之距,見趙姖神情肅然底聲對趙瑩說話。

趙瑩猛一甩衣袖,臉有不忿:「我的事還由不得你管!別以為你有個靠山就了不起!」

趙姖:「你。。。」

二人見到趙宛,瞬時停止說話。

趙宛:「剛剛兩個男人打架,接著就兩姐妹嘔氣,這怎麼回事啊?」

趙姖立轉笑容:「也沒什麼事,小誤會而已,是吧?三妹?」

趙瑩有點生硬:「沒什麼事。。。」

趙宛:「小安及小陳是怎麼啦?」

趙姖:「僕人間難免偶有摩擦,待父親回來再由他發落吧。」

趙宛關切:「三妹沒什麼事吧?」

趙瑩定定的看著趙姖:「還能有什麼事?」

趙姖:「哎呀,自然都沒事。走,回家吃飯去。」

當晚的燉羊肉配搭胡麻餅,羊肉入口即化,湯汁濃稠鮮美,趙宛一時吃得停不住口,反觀趙瑩卻似胃口欠佳,不似平時的活潑多話,趙姖則沒事一般拉著趙宛閒話家常。

當晚趙宛服藥之後,在入睡之前不禁在胡亂猜想今天的事情由來,兩僕人相鬥、兩姐妹爭吵,是爭風吃醋嗎?為什麼說趙姖有“靠山”?平時無所不談的姐妹之間,似乎尚有許多保留的秘密。。。至於父親又是怎麼樣的人?她苦思亦毫無印象。如往日般,服藥後的睡意很快襲來。。。

隔天陰霾細雨,下午沒見趙姖及趙瑩,趙宛沒事沿著屋簷走。在轉角見小彥自後經過,見到趙宛即轉身往另一方向。

趙宛:「小彥。」

小彥低頭:「二小姐。」

趙宛:「怎麼見我就轉頭了?」

小彥:「不是。。。呃。。。」

趙宛有意逗弄這個小帥哥:「你。。。不是做什麼壞事吧?」

小彥忙說:「沒有沒有,小人剛從羊欄過來。。。」

趙宛噗嗤一笑:「緊張什麼啊?逗你玩的哩。」

小彥低頭搓手:「二小姐,您想知道小安與小陳打架的原由嗎?」

趙宛:「呃!你知道?」

小彥有點忐忑:「這。。。小人。。。帶您去瞧瞧。」

趙宛很好奇的跟著小彥,冒著細雨走向竹林,靠近竹林時,小彥以食指按在嘴唇,示意靜聲。二人躡手躡腳的步入竹林,跟着小彥來到一堆灌木叢蹲下。

小彥指着前方,近處一顆竹子嘩啦嘩啦晃動,趙宛循聲望去。

趙瑩彎腰雙手握着竹子,衣服掀到背上,下半身赤裸,小陳在身後猛力衝刺,趙瑩呻吟之聲大作。一片青蔥竹林,細雨漫飄,竹葉散落,二人在此間景色熱情奔放。

趙宛一時看得入神,與小彥緊緊靠在一起,雨越下越大,逐漸淹沒趙瑩的浪聲,趙宛一身濕透,卻反而覺得身子發熱。小彥一身汗臭,對味道極之敏感的趙宛,在此時此刻反而是一種男人味,不覺越是靠緊。

當天,濕淋淋的回宅子即刻洗澡,趙宛情不自禁撫摸私處,腦中不斷浮現竹林中的畫面,以及小彥健壯的樣子,此時她可以強烈感覺到,外面有雙偷窺的眼睛。。。

小安及小陳應當是爭風吃醋,但何以趙瑩說趙姖有什麼靠山呢?總感覺這看似和諧的家庭有點異樣,她以前是怎麼跟這些姐妹相處的?有沒有相好的?信許耿直的小彥可以問出眉目。

睡前照鏡發現這張臉也已看得習慣,這陣子不再發武則天聖帝的春秋大夢,武則天的臉孔似乎逐漸淡化。

對於這陣子在島上的生活,趙宛開始覺得甚是無趣,除了姐妹間相處尚算愉悅,其它時候極其平淡。難道自己這多年以來如此度日亦不曾感覺無聊嗎?

她期待父親的歸來,也許從父親那裏,可以了解更多關於自己的過去。

小島所需物資皆由小船由內陸春州縣運至,一般為四天一趟,島上生活平淡,所以每運貨船抵達,眾人皆往碼頭湊熱鬧。今早小船一靠岸,趙宛三姐妹已等在船艙,對着各種物資說說笑笑。

趙宛一時興起:「姐,我們何時也至內陸一遊?」

趙姖:「好啊,待你身體養好,記憶恢復,我們即可安排。」

趙宛:「我覺得如果出外一趟,信許有助於記憶啊。」拉着趙瑩「三妹,你不想出門嗎?」

趙瑩:「好啊,我陪二姐。」

趙姖瞪一眼趙瑩:「好好,姐給你安排,眼下父親歸家在即,過後再安排哩。」

趙宛隱隱覺得趙瑩好像對父親返家的事情不如何熱衷,當下也不說破。

小陳、小安、小彥負責卸貨,廚師老申一旁點算廚房貨物,突然碰一聲,小陳一腳把小彥踹倒。

小陳:「搬個東西慢吞吞的,小廢物!」

趙宛急往前攔着:「小陳!你大膽!什麼時候輪到你教訓人了?」

小陳一臉傲慢:「是這小鬼在偷懶。。。」

趙宛:「即便如此,主子跟前,輪到你出手嗎?」

小陳仍是一副理所當然。

趙宛氣急,此時趙姖往前即給小陳一巴掌。

趙姖:「記得你們的本分!再鬧看老爺怎麼來整治你!」

趙瑩:「哎呀,誤會誤會,大家趕緊把貨卸了吧。」說着推開小陳。

趙宛拉起小彥:「讓他們搬,你去廚房忙吧。」

趙宛與趙姖漫步回宅。

趙宛:「姐,這些下人也太不知尊卑了。」

趙姖:「唉,父親長期在外,下人管得松,也就越來越放肆。。。」

趙宛:「那可不行啊,家裡都是女人,要是這些人造反。。。」

趙姖:「二妹想多了,這絕對不至於,他們對父親是完全死忠。」

趙宛:「父親不在,大姐即是一家之長,豈可容許下人無禮,姐要拿出氣魄啊!」

趙姖:「放心,大姐必好好整頓。二妹始終是作風強悍呢!」

趙宛:「哦,我以前到底是待人如何?」

趙姖:「你嘛,非常拗,只要認為對的,定非常堅持不讓步。」

趙宛:「真是如此?」

趙姖:「待一段時日,二妹自可憶起往日一切,當前養身子最重要。」

趙宛:「好吧。。。那。。。三妹近日是何事?老覺得她有點事。。。」

趙姖:「哎,女人月事嘛,難免心情欠佳。」

明明才與小安在竹林偷情,自然不可能來月事, 見趙姖輕輕帶過, 當下不再追問。

這島上的人事物彷彿透着一絲違和感,具體何因卻又說不上來,真希望早日恢復記憶,如此一來,許多事情必可一一明瞭。

夕陽時分,萬物蒙上一層金光,微風輕送,趙宛最喜歡這個時候戶外散步。小彥正忙著清理羊欄,數只信鴿在雞舍邊緣啄食。

小彥見到趙宛即恭敬:「二小姐。」

趙宛:「沒被打傷吧?」

小彥:「呃,沒什麼。謝謝二小姐。」

趙宛:「時常挨打?」

小彥捉捉頭傻笑:「還好。。。也習慣了。」

趙宛:「以後被無理欺負可來尋我,二小姐給你主持公道。」

小彥有點感動:「謝謝二小姐,您真是大好人。」

趙宛:「小彥,你來這島上多久了?」

小彥:「兩個月有餘。」

趙宛:「那。。。差不多是我在病中之時日。」

小彥:「小人是與老申、李嫂一起的船。記得隔天聽說二小姐病情復發,大小姐吩咐老申熬粥。」

趙宛:「原來你也沒來多久。。。之前的廚師呢?」

小彥:「小人不太清楚,不敢胡亂打聽主人家的事。」

【讚是鼓勵/分享是動力】

#武周花朝 #武則天歷史架空魔幻劇

#戛然

#連載小說

©魔傑文創版權所有

©Magic innov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編劇、小說、資深廣告人兼攝影師。

©2020 MAVO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