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周花朝

 

武則天歷史架空魔幻小說

by ​戛然

Written by Bobby Chuah, "WuZou Hua Cao" is a fantasy fiction story based on the actual history of Wu ZheTian, the first female emperor in the history of China, where she reigned from year 690 to 705 during the Tang dynasty.

【第一話: 南柯春夢之一】

(註:本話為合拼FB所刊登之第一話: 南柯春夢之1~6)

唐朝被譽為最強大的中國皇朝,兵強庫富、四方來朝。盛世皇朝竄起中國唯一女皇帝---武則天,定都洛陽神都。李世民的貞觀之治本造就繁華盛世,而武則天當政之時大力推動農業、手工工藝品,加上為納人才而新設的詩文科舉以及多樣舉試,更是一舉將唐朝的人文藝術、手工技藝、農商貨貿及百行各業推向巔峰,各國人士皆蜂擁集商於洛陽,此時的唐朝堪稱世界至強經濟體。

武則天很暇意的泡在滿是玫瑰花瓣的浴池,四十三歲的她看起來彷如三十五歲左右,正是風華正茂、美艷亮麗,這大概是多虧她的玫瑰駐顏術及男寵的“採陽補陰”。 韋團兒及幾個婢女一旁伺候,武則天慵懶道:「今晚是誰伺寢了?」

韋團兒:「回陛下,是奉正司張函。」

奉宸府,乃武則天的後宮,由面首張易之及張昌宗兩兄弟負責創立。此大樓共三層樓,設有房間兩百餘間,住有美少年五百名左右,按級別分為:奉正司六名(奉正司單獨居住在大樓附近的奉正坊,亦只有奉正司可伺候武則天)、奉藝司30名、奉釀司60名、奉啟司90名、餘者皆為奉樂司。奉正司在伺寢之前需住往養馨坊三日,進行薰香、膳食調養,以便以最好的狀態伺候武則天。

武則天的華麗寢宮,由上而下覆蓋的粉紅薄紗,床邊擺着一個雕刻精緻的薰香爐白煙徐徐,帶著玫瑰味檀香瀰漫一室,這是張函敬奉的特製檀香配料,據說有助於房事駐顏,武則天特別鍾愛此味。此時的武則天正裸體靠著床頭,姣好的身材散發着成熟的女性美,她微哼的享受着張函舌頭於兩腿之間的口愛。張函與奉宸府的其他少年是明顯對比,這些美少年具是文質彬彬纖弱的文人子弟,張函卻是肌肉紮實,陽剛俊俏的樣貌之中夾帶少許的稚氣。

武則天:「上來吧」

張函會意的移到武則天的乳房,繼續細心伺候雙峰。由下而上的口愛是武則天鍾意的前戲,據說這是御醫所傳的採陽補陰之必要步驟。

「躺下來」張函依令躺下,武則天跨上這年輕健壯的軀體,開始搖動。。。

在一旁待命的韋團兒掀開薰香爐蓋子,加入檀香,室內頓時再漫起冉冉白煙伴著武則天輕輕的喘息聲。她愉悅的俯視張函俊俏的笑容,張函的笑容較平時多了幾分,享受中的武則天並沒察覺。高潮之後,香汗淋漓的武則天躺下,張函坐起為她輕輕按摩。武則天心滿意足,正準備吩咐送張函出寢宮,抬起的手卻又無力的降下,只覺得今晚的感覺特別美,特別舒服,舒服得讓她不想再動,武則天緩緩的睡去。。。

武則天醒來,只覺景物朦朧,有點頭暈目眩,她趕緊再把眼閉上。感覺這一覺彷彿睡得好久,此時渾身無力,背骨也躺得發疼。只聽腳步聲趨近,武則天無力的:「來人啊」。

一雙手握住她的右手:「姐姐,妳終於醒啦!」

武則天努力的睜開眼,景物由朦朧漸轉至清晰,床沿坐着一個三十出歲的貌美女人,正一臉關切的望著自己。

武則天一看是陌生來人,勉強擠出聲音:「你。。。是哪個奴才?團兒!來人啊!」

見沒人回應,她微微抬頭環顧四週,看見的景物讓她震驚不已。這裡明顯是富人家居所,她的寢宮何時變為了民宅?武則天心裏閃過無數念頭,嘗試釐清當前的狀況,這難道是宮內政變?欲坐起來卻覺渾身無力,床邊女子輕拍她的手,柔聲說:「姐,你這次昏睡了兩天,可讓我們擔心死了。你先歇歇別亂動,待會妹妹給你喂粥喔。」

一婢女端著一碗熱騰騰的粥進來:「二小姐,三小姐,魚粥來了。」

女子接過粥,由婢女扶起武則天靠著床頭,女子搖一勺子送往武則天口邊,武則天沒張口,反而是繼續觀察房內情形,最後她仔細的看了婢女,再仔細的端詳眼前女子,此時她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武則天:「此處何地?二位究竟是何人?」

二女噗嗤一笑,女子笑著說:「二姐是又夢見自己是聖皇帝了?」

武則天:「什麼夢見?朕就是。。。」

女子:「得了得了,小民知道啦。二姐哪次病發不是如此的?我還是再給姐提個醒吧。」

女子一副正容:「姐,你可還記得三年前被劉家退婚的事?」

武則天一臉狐疑,心想誰信你的鬼話!

女子指着婢女:「你一定又很混淆了吧?她是你的婢女小玉,我呢是你的好妹妹趙瑩。姐啊,你不說我也知道你覺得自己是聖皇帝武則天吧?哈哈,別胡想了,你是我的親二姐趙婉。」

武則天沒好氣的:「你倒是實說吧,誰如此大膽指使你?姓李的?姓武的?」

趙瑩嘆口氣:「姐姐,你的這個病啊每年總得發作一兩次,唉,也不能怪啊,都是劉家那班人太過份!」

她給武則天搖一勺子粥:「姐,無論是武則天還是趙婉,你也得吃了才有力氣查清楚啊。」

小玉:「就是啊二小姐。」

武則天此時全身乏力,細想之下也覺得該先把身體養起來始可作打算,配合的把粥吃了。熱粥入口,頓覺美味無比,飢腸轆轆的胃也醒過來了。當下也不言語繼續吃粥,很快就把魚粥吃個精光。

趙瑩一臉笑容:「這是以切碎羊肉慢火燉熬,最後才加入新鮮魚片及薑絲,你生病時最愛用的魚粥呢。」「對了小玉,去看看二姐的藥燉得如何了。」

小玉收拾碗出房去。

趙瑩繼續:「那一年啊,劉家母親突得怪病,病中夢見你給她食物下藥,於是就給你退婚。兩家從此交惡,二姐啊,你那時候是不吃不喝還鬧着跳海尋死,哎呦喂,可把大家都忙得團團轉啊。好不容易說好說歹把你穩住,卻又落了個奇怪的心病,老是在角落喃喃自語。。。父親看著不是個辦法,想說得設法讓你分心分心,好把這傷心事擱下。」

這時小捧着茶壺進來,給兩位主子倒了熱茶,趙瑩給武則天喂一杯熱茶。

小玉:「三小姐,藥已燉得差不多,再一柱香時間就可用藥了。」

趙瑩:「於是父親就特地請來了著名的布袋戲團,好讓你樂一樂。剛開始你只是無聊的應付着,忘了是第幾天,戲團們上演了一齣聖皇帝武則天的戲,這齣戲總算引起二姐的興趣,竟然拍手叫好。戲班接著幾天都連續上演聖皇帝的各個故事,戲班足足演了二十一日才離開,你每天啊,都看得津津有味呢。誰知道戲班離開一個月後,你那天醒來就嚷著自己是聖皇帝武則天,說什麼皇宮政變,爾等叛臣該當立斬。把我們嚇得那個啊,後經醫師診斷結果說是什麼傷心導致脾肝陰損,心神不寧以致心障橫生,連續服藥月餘終於恢復。但只要體虛或傷寒就會復發,二姐前兩天受了傷寒結果就病倒了。」

武則天吃飽喝足,雖然還無力下床,但精神好了許多。她神情不屑的:「你這故事還編得挺好的。」她看到梳妝檯旁邊貼有數張武則天的畫作,人物畫得極為傳神。

武則天手指畫作:「小玉,取小銅鏡,再撕下一張畫來。」

小玉望向趙瑩,趙瑩微笑點頭。

武則天接過畫:「唔,畫得真像啊。」說畢微撥髮絲,小玉雙手握銅鏡靠近,武則天仔細一照,她看到的景象比剛醒來的時候更震驚。鏡中反映的不是武則天自己,而是一個陌生女子,眼睛鼻子是·對的,但臉型卻完全不一樣。

她驚詫:「朕。。。朕的臉。。。」

趙瑩:「二姐,這才是你本尊啊,你不是什麼朕!你是趙家二小姐趙婉!趙婉!。」

武則天的心緒頓時亂成一團,自己是莊周夢蝶、南柯一夢嗎?自己到底怎麼了?武則天?趙瑩?天旋地轉的暈眩再次襲來,她閉眼大口呼吸。

這時另一年輕婢女送來藥湯。

趙瑩:「二姐,趕緊趁熱喝,待你可下床行走,妹妹再帶你去看些東西,姐就知道我所言非虛。」

武則天已無力多想,唯有服下藥湯,藥力發作,昏昏睡下。

不知多久,她在一片燭光中醒來,床邊兩張椅子各坐着趙瑩與另已稍年長的美女子,小玉則立於一旁。小玉:「二小姐醒哩!喝口茶醒神唄」俐落的扶她坐起,遞上熱茶。

趙瑩:「二姐,你瞧,大姐回來了。」

武則天小口喝着熱茶,想讓自己清醒:「大姐。。。?」

大姐:「二妹,我是大姐趙姖啊,這幾天你可讓姐擔心極了。」說着眼眶泛淚。

趙瑩輕撫趙姖肩膀:「大姐,別這樣嘛,這二姐不是在好轉着嗎?」

武則天一覺醒來面對如此情況,加上藥力持續讓她商有些昏沈,也不知該作何反應,一切混亂得如多捆纏混的線,不知首尾。

小玉已自外端上一碗冒煙的肉湯,趙姖接過正要喂給武則天,她急說:「朕。。。現在好多了,自己來吧。」說着捧碗小口小口吃:「唔。。。此味甚佳。」

趙姖:「這是咱家的拿手好菜,先以老雞熬湯,湯成去雞肉,才下小羔羊的花肉片,湯香肉鮮呢。」

武則天連吃兩碗羊肉湯,覺得體力精神都比剛醒來時好很多。她吩咐小玉拿鏡子來,這一次她很仔細的觀察臉容,還以手在臉部戳摸,她一直希望剛才是沒看清,但無論那個角度看,神韻是有點像,但她決不是夢裡那位武則天的樣子。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現在的一切是夢嗎?那一個情境才是真實?彷彿兩邊都如此真實啊。

她長長嘆口氣,趙姖關切的握着她的手:「二妹,怎麼啦?你可別再多想了。」

武則天定定的看著這兩位姐妹,趙姖瓜子臉、五官細緻、美人風韻十足。趙瑩臉型微圓、大眼鼻尖、屬於可愛型。極力嘗試從記憶裡找些相關的印象,只覺得以前的許多事好像都很模糊不清。

趙瑩倒滿樂觀的:「二姐,你啊,每次病發後都是如此的哩。多幾天肯定就像以往一般好起來的。」

趙姖:「估計二妹明天就可下床,我們一起多走動走動,保管你的鬱悶一掃而空。」說着轉向小玉:「小玉,去,把藥端來。」

武則天:「又。。。喝藥?」

趙姖:「這是醫師囑咐,今天喝兩劑,之後每天只喝一劑。專給你調理心神的良藥啊。」

武則天服藥之後,很快就昏然入睡,入眠前她不禁在想;明天醒來又會是什麼光景呢?無論什麼夢也都該醒了吧?

武則天一覺醒來,體力已恢復,可下床走動。第一件事即坐在梳妝檯前,看著鏡子中這個有點陌生的自己,深覺得先把自己先穩住才是上策。梳洗完畢,小玉細心麻利的為她梳妝。遠處隱隱約約傳來羊群的吵雜聲。

趙姖與趙瑩笑吟吟來到。

趙瑩:「喲,二姐可好起來哩。」

趙姖:「今天天氣可好了,二妹,我們來去轉轉唄。」

武則天被兩位興致勃勃的姐妹擁戴着出房門,出得房來外面是比洛陽家宅還大兩倍的四合院,正廳內擺設一般,倒是牆上掛滿着畫。

趙瑩把武則天拉到一副畫前:「二姐,瞧瞧我們小時候的模樣。」

武則天仔細看著,發現畫中的三個小女孩確實很有三姐妹的容貌神韻,牆上的畫具是趙家人的成長畫像,從小到大關於節慶的、姐妹一起玩樂的、與父親的各個年紀全家福。

趙姖指著其中一張,畫中是十餘歲的三姐妹在跟一隻羊嬉戲:「那日你們兩個玩得可開心過頭了,結果被公羊追撞,三妹還受了傷呢。」

趙瑩掀起衣袖,手臂上一道小傷痕:「瞧,給羊角弄的!因為這事啊,大姐還被父親責罰呢。嘻嘻。」

趙姖:「小時候就你們倆最皮,我這個大姐老為你們受累。」

武則天:「這些都誰畫的?畫風感覺很熟悉。。。」

趙瑩:「瞧你說什麼話啊?你看那麼多年自然熟悉。再說這位畫家是父親多年好友,你也很熟悉的。」

趙姖:「此人封號魚圖大作,孫安。」

武則天:「對啊,這個名字還真的很有印象。。。」

趙瑩笑說:「二姐又想說夢裏曾見過吧?」

武則天喃喃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毫無道理啊。。。」

【讚是鼓勵/分享是動力】

#武周花朝 #武則天歷史架空魔幻劇

#戛然

#連載小說

©魔傑文創版權所有

©Magic innov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編劇、小說、資深廣告人兼攝影師。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