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MAVO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創辦人傳奇

我和港漫

一起走過

的日子

第二話

創業之路

 

開始迷上日本音樂和日版漫畫的我,當時的偶像包括中森明菜、小泉今日子和藥師丸博子,以及剛出道的「少女隊」,我的投入程度接近瘋狂──大量收集《好時代》與《新時代》音樂雜誌和日版細碟(當時很流行日版細碟)。而當年有兩個地方是我每週必到的,一間是尖沙咀金巴利道的「智源書局」(目前尚在),另一間是旺角德寶商場的「宇宙船」。

 

尤記得當時剛開始進入日漫的黃金年代,為了每期追捧《七龍珠》、《城市獵人》與《淚眼煞星》等等日版漫畫,真的是買到我窮,期間更是非常的受氣,原因是當時「宇宙船」職員的服務態度差劣得很,永遠十問九不知,對人客愛理不理,那高高在上的態度真的令我非常討厭。我來花錢光顧你,為何要受你的氣啊?

 

因為這口氣,我決定跟一位朋友在信和中心租了一個50-80呎店舖,然後自己跑日本購入日版漫畫到港銷售,我這個人是想做就行動,也沒考慮太多,結果當然是做不起來,人家「宇宙船」是出版社用船運過來,我們則是自己用空運帶貨(記得當時的搭客每人有15公斤限額,超磅每公斤20港幣,機場稅每人好像是50左右),左算右算,成本加起來根本沒法跟人家競爭,跑了幾批貨就沒資金了,最後只好結束營業。我不甘心就此放棄(主要是日本很好玩),於是自己一個人獨立做下去。

 

我開始一人跑日本,為了開源和節流,我替快郵公司帶文件(當時的快郵是用人手帶,我帶20份文件,酬勞是一張免費來回機票),通常我到日本後,都是找一些公園露天住宿,兩天才到公眾浴室洗澡一次(每次300-500日元),餓了就往超市試食或偷食(沒被捉過運氣很好)。某一回,偶然見到電影院上映「高達之馬沙的反擊逆擊」,我便購票入場,隨票附送一本特刊,當時這些特刊是放置在大堂免費任取(日本人很守規則,沒人會多取的)。我靈機一動,既是免費,多取也不算犯法吧?於是我便取走了十本,發覺沒人有反應,我就來來回回轉了數圈,大約取走了100多本,之後再到不同的戲院,取走不同類型的電影特刊。最後,手上的特刊加起來接近50公斤重量。

 

這些特刊,當然是準備帶回香港的。到了機場,問題來了,特刊超磅了35公斤,如何是好啊?補錢的話成本就貴了,在機場轉了兩個圈,看看四周旅客,發現很多都是二人同行和手帶行李,沒有托運行李呀!心想︰如果找他們一起check in,不就可以省下超磅費了嗎?

觀察一番後,我選了一對老夫婦,年齡大概60左右,於是跑過去跟他們說我是學生,隨身的書因為超重不夠錢付運費,問他們可否一起check in,但我會為他們付機場稅的(當時機場管理不太嚴謹,人與人的關係也很簡單)。二老欣然答應,隨後我再找了一位OL幫忙,結果順利過關,帶回整批免費的特刊。回港後,我開店各放幾本試水溫,售價港幣50一本,標明是「日本限量非賣品場刊」(當年香港人是很迷日本音樂、偶像和高達等等)結果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