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MAVO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創辦人傳奇

我和港漫

一起走過

的日子

第四話

起落無常

是誰?他就是馬榮城,為何與他有關?因為馬仔是我顧客之一,經常向我訂購漫畫,而當時《中華英雄》正處洛陽紙貴與一紙風行的年代,因為某期《中華英雄》的專欄中提及「意念書閣」,之後迅即引來一批漫畫迷光顧,也令「意念書閣」從此聲名鵲起。同一時間,有一個大埔的書店商家跑來找我,並希望我批發給他在大埔開店,我當然沒問題,而他也即時付了港幣數萬元訂金(當年的貨源是透過快遞公司以20公斤一包運來,貨源十分緊張,遇上日本漫畫暢銷書出版,大家幾乎要用重金搶貨),很快公司就擴大業務,店舖轉戰至彌敦道,增加了大量大學生加入公司,我當時的概念是──打天下難,守業更難。自知有所不足,所以聘請的員工一定要能力比我強,最有印象的是朱仔(圖片左數起第二位男生),因他精通電腦,故建議公司要以電腦化管理(當年電腦是很貴很hi-tech),我二話不說接受提議。

 

結果在這套電腦系統的協助下,我們對所有漫畫的銷售與租賃的數據都可以清楚掌握,也令公司的業務蒸蒸日上,一年營業額高達港幣200多萬,利潤超過40%(當年旺角一個800呎單位大概只是40-50萬,一間500呎辦公室也只是30多萬)。

 

公司興旺,但某些問題開始浮現,由於我只佔公司30%股份(我一向奉行「財散人聚」的理念),另一個大股東李可詢佔40%,其他股份就配給主要管理層。我的性格直率和用人之道才是「意念書閣」成功的主因,但因少年得志難免霸道張揚,而李可詢則是性格內斂,他在公司一直只負責營運而很少作出決策,所以大小決策都是我來決定,因此公司上下員工都只認我是老闆,相對他就被冷落了。記得當時我經常不在公司,主要是往台灣和新馬開拓業務,而公司有幾個猛將包括管財務的女將都十分利害 ,於是在我用人不疑地放權與遙控運作下,公司就此出事了。出事原因大致是──管理層幾乎都是李可詢在大學的師妹,但我向來用人的原則是內舉不避親,只要是有才能的我都會放權。除了師妹,李可詢也引進親妹入公司幫忙,這個能力不足而喜歡表現的親妹進了公司後,便開始拉幫結派搞小圈子,致令公司內部出現分裂,加上當時公司的業務因為競爭者增多等種種因素而開始走下坡,還有最可笑而又最具殺傷力的兩大源頭出現,對我們公司作出直接的衝擊。

 

首先是香港老牌盜版「日漫出版社」(A Club這本動漫誌相信大家都知道)的海豹查理出場,他跑來跟我們說,他是日漫的香港版權代理人,要向我們徵收版權費,不然就會控告我們並要坐牢……哈哈哈,那麼低能的伎倆也出來混,真的是令人啼笑皆非,也因為我對日本出版社的運作非常了解(稍後再解說我跟日本出版社結緣趣事),雖然我對以上的謊話完全不信,但李可詢竟然信了,結果公司要在入口的台版漫畫上蓋上什麼(東日)字眼,和每本付港幣2元才可銷售(海豹他們當然明白自己有沒有版權,所以成立東日空殼公司收錢)。

 

至於另一殺傷力的源頭,則是「天龍漫畫」的崛起,創辦人鄭介中是個大學生,也是「意念書閣」資深會員,假意向我們索取圖書租賃和銷售數據用作學校功課的研究,然後開始大展拳腳(根據資料在出版了第一本《城市獵人》後,「天龍」就此成為80-90年代日漫霸主之一)。

 

接續的衝擊加上人事關係,我決定退股「意念書閣」,套現了大概港幣20-30多萬,並開始了另一個人生最重要最好玩的高峰……

 

圖片解說:左四乃草兒(筆名草日),目前應是漫畫家;右手第一位就是李可詢;左下第一位女將Angel,後來成為「一代匯集」亞Sam 的左右手,Sam 的前老板就是「東日」老板之一陳國材,後來我跟陳國材也成為朋友。

第五話
又一場勝仗

退股「意念書閣」套現了一筆錢後,因為沒有什麼發展大計,於是就去了台灣玩了接近半年,也在那裡萌發另一個事業的起瑞……

記得某天我去到台北西門町的「萬年」(年青人潮流中心,目前尚在),頂樓有一家專售日本寫真集動畫商品的店舖,好像叫「晨祥」吧。在那處逛了半天且買了幾本寫真集後,我的腦筋又開始轉動了,但仍沒有具體的方向,主因是當時玩得太久而沒有工作,身心同樣懶散了。

兩周後我回到香港,當時張國榮因Monica大紅,跟譚校長成為香港兩大巨星之一。當時有出版社推出了一本張國榮寫真集(圖片中背景海報),售價港幣100元,但銷情慘淡,也令出版社積壓了大批存貨。於是,我跟出版社以3折價錢等於港幣30,買了大概500本帶去了台灣,我遊說「晨祥」將寫真集放在店裡寄售,我給他港幣80元一本,沒料到一周後對方來電,說全數售空並要求再進貨。

我知道當時出版社還有接近2萬本庫存,於是跟出版社說:「你每月倉租要數千元,若送去廢紙廠則按斤算,我全數替你吃下,兩個月內搬清如何?」而我的出價只是十元一本,為了不讓對方考慮,我準備了現金支票10萬港元在手(這就是商業手法),對方馬上接受了,並同意兩個月後才付清尾數十萬。成交後,我用船運了大概5000本過台北,運費大概數千港元,之後以港幣二千多元在民生東路租了一個小倉庫,一切辦妥後就找「晨祥」洽商,說香港存貨只有2000本左右,你會全要嗎?恐防資金調動不來,對方當時便猶豫不決。我就說張國榮在香港快要開演唱會,到時肯定會大賣(當時港台的來往不密切以致資訊不通),同時我也給對方兩個方案,那是一半現金一半期票30天(我出價是80一本,2000本則是16萬,我手上2萬本成本是20萬,庫存上我仍有18000本,除以4萬成本便等於每本港幣2.22),我同時幫他聯絡了高雄台中地區幾家書店協助出貨(我供貨時也教對方將貨批出,便可做到雙贏的結果)。

之後,張國榮在香港紅館開演唱會,萬人空巷,我認定這些買演唱會票的人,才是真正潛在的買家(當時看演唱會是高消費),於是我找了一批大學生在紅館主要四條出入口,擺賣這批張國榮寫真集,每本零售80元一本(市價是100元)。我以每本60批給學生,學生以80元售出,四組學生共賣出接近3000本,算算3000x60共給我帶來現金18萬, 而學生40人,每人平均賺了1500元(一天已等於當時一個月工資收入),後來演唱會加場,我找來同一批人,並將我手上尚有的15000本存貨以港幣50元一本出貨,每100本為單位再加送10本,即是每本平均45元,但須以現金交易,這批大學生因為賺了第一批,所以信心滿滿的找來家人朋友支持,結果總數賣出接近8000本,讓我套現了36萬,而我則買了張國榮演唱會VIP票和找了幾個靚女陪我一起看。

「為商之道,錢不要賺盡,否則生意不長;為人之道,聰明賺錢努力玩樂」,一個月後台北「晨祥」老闆到港找我,先送了我第一隻勞力士(鋼勞)多謝我,然後要求再要一批貨(當時他其實是想跳過我直接找出版社入貨),我深懂為商之道,也不介意,仍將手上存貨7000本左右,以港幣60元讓出,他也爽快一次過付清42萬港幣,這時候我手上的現金接近100萬大洋,屬於百萬富豪了,那一年我應是22-23歲左右(匯豐銀行自動寄了一張信用卡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