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MAVO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創辦人傳奇

我和港漫

一起走過

的日子

第十八話
不斷背運的日子

話說「鴻鷹」的謝台美不爽我的工資比她高,因而不斷的針對我,最後觸發了一個引爆點,引爆點是當時韓國的「富川漫畫協會」,邀請「鴻鷹」出席中韓漫畫交流會,而謝台美認為她是董事長,應由她代表出席,我則認為交流內容包括漫畫和原創動畫,她根本一竅不通,如何可以代表呢?剛好當時韓方的負責人王德士(台韓資深漫畫代理)跟我是老朋友,很自然就安排了我代表出席。回來後謝台美更加不滿,基本上凡事都向我打壓。無奈下,我只好直接找大老板謝台春申訴,他當時剛剛為動畫加工定單流失的事而煩惱,我知道後就給了他建議:以「鴻鷹」動畫的製作實力,絕對有能力在這方面發展我們自己製作的內容,與及做出更大的市場影響力,我們也可以跟上市集團合作發展。

正好「玉皇朝」當時已透過「環球飲食集團」成為上市公司,我當時構思了一個計劃──由「玉皇朝」出現金加股票收購「鴻鷹」,然後透過「鴻鷹」製作「玉皇朝」旗下作品的內容(神兵小將就是那時期的作品),這樣就可達到雙贏的局面。

於是我聯絡對方並說出計劃,對方也認為可行,之後雙方開始接觸,但不知甚麼原因,最後我竟然被排斥出局,完全沒機會參與有關的商談,無論如何,最終雙方交易成功──「玉皇朝」正式入主「鴻鷹」。只是那個時候,我已經離開「鴻鷹」了。

離開了「鴻鷹」並經過多番思考,總覺自己真的不適合打工,於是決定重新創業做回老本行,並找了趙小蝶提出我的想法,她當時同意,若我製作了甚麼漫畫,她都會負責出版發行。於是我馬上返回大馬尋找資金(但當時的我欠債累累,根本沒人會借錢給我),我把心一橫,將自己手上的所有信用卡刷盡(我的「漫畫城」當時仍在慘淡經營,但公司仍有信用卡機)。

我總共刷了大概馬幣8萬元,之後我就拿著這些錢,帶了楊孝榮到上海,並在離市區很遠的一個地區,成立了一所漫畫工作室,招了十多個助理開始製作漫畫的業務。我以一萬元跟溫瑞安買了《布衣神相》的版權,大概三四個月後便製作完成,然後找趙小蝶出版。但問題來了,她竟然說將生意都交給Peter管理,有事便找Peter吧。

"!"我當時的第一個反應,是什麼粗話都罵了出來。我頭也不回就走了,心底對自己說,我們之間的交情與關係便到此為止。氣憤之後總要面對現實,當時工作室的資金所餘無幾,我也不敢遲疑,馬上四處找出版社商談,很快我便了解,我們這些外國人根本沒可能在中國內地出版書籍。無計可施之際,剛好有個朋友在「盛大新華出版社」當總經理,他看過作品後認為可以出版,我決定授權給他們出版。誰料在收到區區幾萬元預付授權費,作品也剛出版沒多久,「盛大集團」竟然出現人事大地震,我的朋友剛好落馬了…

媽的!我真是歹命呀!結果,我只好草草結束工作室,然後準備將楊孝榮送回大馬。沒想到後來他竟在上海安家,原來他將我的助理泡了回家做老婆,生意失敗,但我間接成了媒人,看來也算有點收穫吧!

 

第十九話
網絡漫畫

結束了在上海的漫畫製作室後,我渾渾噩噩地過了數個月,迷茫中,我重遇昔日兩位舊同事,就是在StarBookStore「十大書坊」時期,從總公司派來大馬的Chris和老高,原來他們二人都被派來上海了。不過,當時上海「十大書坊」的發展也不太理想,加上台灣總部的人事鬥爭非常利害,二人早有離心的意向。

或許彼此同是天涯淪落人,我們三人便天天聚在一起玩樂,最常去的地方,就是位於「新天地」後面的Someset高級住宿區地層一間酒吧Bon Sunte。這是一間由星加坡富二代經營的火紅酒吧,內裡設有一張美式撞球桌,每次投入十元,輸的離開贏的可以留下。前面是一個小舞台,每晚有一男一女菲籍歌手駐場演唱。我們三人幾乎每晚都會在那裡流連,而Chris的桌球技術最好,通常是贏多輸少,而我則四處串門子騙酒喝,並且認識了很多在上海公幹的大馬和新加坡人。玩樂期間,我們仍沒有忘記要找機會在上海大展拳,因緣際會下,我們真的找到了一個叫Tony的上海人投資合作經營租書加盟店。

有了資金,業務也很快展開,公司定名為「夢飛船DCT」。創業初期,因公司沒法承擔我們三人的薪金,只可給我們每月底薪一千元和住宿,住宿是位於瑞金南路高級住宅區旁邊斜土路的低價民宅,那裡樓高六層但不設電梯,冬天洗澡時,只要隔壁打開水龍頭,洗澡的熱水就會變為冷水,夠刺激吧!除了底薪,當時約定每成功開一間加盟店,我們三人可分到2萬佣金,日子算是勉強安定下來。不過,在後期連開數店時,公司的佣金竟然不斷降低而且拖延發放,眼看這樣下去並非辦法,我們三人決定另謀出路。

之後,老高好像去了深圳還是佛山,Chris則跟著一位朋友Sam陳容森到北京混,而我在一次偶然的網絡聚會交流中,認識了「通力」的梁鋼,也開始了我的另一門生意——網絡漫畫之路。梁鋼是日本「富士通」的技術工程師,在「富士通」的內部創業中,贏得了一筆資金資助,之後跟兩位日本股東成立了日本「富士通」,後來因轉讓了日本「富士通」的股份而獲得了100萬美金,於是回到了上海創業。記得那一年,是「新浪」剛創業的日子(王志東年代),而梁鋼跟我認識時,公司基本只剩下不到30萬人民幣現金,他誠意邀請我加入「通力」,提出條件是月薪五千和住宿(今次住的稍好點),住宿位於浦東花木路,我加入後並觀察了三個月,當時的梁鋼經常出差參加很多風險投資基金講壇,希望獲得資金發展,但一直都不成功,於是向他提出我的見解︰「通力」有明星股東「富士通」和一流的日本圖像技術,我們應該可以發展網絡漫畫,梁鋼接受了我的建議,並用自己方法去聯絡「玉皇朝」…

結果?當然是石沉大海沒有回應,此時「通力」的資金只剩下大概16萬左右,迫於無奈下,梁鋼決定放手給我找「玉皇朝」合作,而當時「玉皇朝」剛剛上市不久,我看過上市年報,了解整個漫畫庫作價一億,我就給對方發了一份傳真(不完全記得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