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MAVO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創辦人傳奇

我和港漫

一起走過

的日子

第二十話
天降橫財

話說我向「玉皇朝」發了一份傳真,內容大概是我們「通力」準備以港幣六百萬購入他們的漫畫網絡電子版權,並留了我們的聯絡電話。我當時還跟梁鋼打賭,如果對方不回電,我輸甚麼都行,果然不足一小時,對方回覆說有興趣,並相約進一步商討。於是我們馬上約好時間,之後我跟梁鋼便到香港跟對方接洽。

談判非常順利,很快亦進入了簽約的階段,這時候梁鋼竟然很擔心的說:我們根本沒有錢,如何簽約啊?我說你可以放心,一切我自會搞定。到了簽約時,我便在合約上加了一項條款——雙方簽約後,內容須經國內審批通過,交易才可正式生效。這一項條款,讓我們暫時取得了版權,並有六個月時間進行融資,這時候,梁鋼方才明白我的佈局。之後,我們立刻相約當時在美國上市的「盛大」陳天橋(當時大家都在張江高科技園區辦公),我打聽到陳天橋身邊有一名位高權重的左右手,也是他的大學同學——金鵬。此人雖然職位甚高,但沒有直屬自己控制的部門,我聯絡了他的下屬Tony,並請他去了數次卡拉OK,其間也道出我的合作計劃。

雙方很快就達成協議,並正式成立了「盛大」點擊書這個項目。記得當時已接近年尾,是快要過年的時候,取得這份協議書後,我們便有了內容有通路,亦有「盛大」和「富士通」兩大光環的支持。於是我們就開始了VC之旅。在接觸過程中,我發覺其中一個VC代表John,原來也是一名超級港漫迷,我就集中火力跟他溝通,他因為喜歡我們這項目,更私下幫我們修改計劃書,結果我們便成功找到第一筆投資基金…

在這裡發生了另一段插曲,當時我們想先取500萬,然後再進行第二步融資,我們跟最後一個VC代表見面時,因對方是一名外國人,而我們在中國談生意,當然說的是人民幣,但對方誤解為美金,當合約送到我們面前時,上面便清楚寫著USD5.000.000。收到合約時已是接近歲晚的年二十,我在年廿八也返回大馬過年。過年後我們等了接近兩周,香港銀行便通知我們——銀行戶口收到美金五百萬,從五百萬人民幣變成五百萬美金,這時候的我們恍如做夢一般,於是也不細想,馬上開始了三年的網絡漫畫夢。

成功取得風險投資資金500萬美金,按當時1對8匯率,等於4000萬人民幣,我初步估算每年大概消耗600-700萬人民幣,換言之這筆資金足夠我們維持6-7年。但這時候梁鋼的本性再一次顯露出來,我當時建議將美金全數兌換為人民幣,因當時財經新聞都在不斷報導人民幣有昇值壓力,我們當然要在高水位兌換,沒想到他很不屑的回答我:我們不是搞外匯,不在乎那一點匯差。結果到了經營的中期時間,美金兌換人民幣已跌至7.2-6.5之間,光是匯差我們便損失了幾百萬。

是你的就是你,算了吧!但之後由我一手主控的首次發佈會,再一次見識了梁鋼的超低智慧。

第二十一話
豬一般的隊友

話說「網絡漫畫」的計劃開始啟動,由我一手主控的首次發佈會,再一次見識梁鋼的超低智慧。記得當時是第一屆「超級女聲」比賽進入最後決賽的階段,因我認識主辦單位,心裡便計劃邀請「超級女聲」三位參賽者來做「盛大」點擊書發佈會,人選是李宇春、周筆暢和黃雅莉,對方開價50萬,我還價30萬,很快便達成協議(當時離決賽還有一周)。沒料到梁鋼知道後,竟說價錢太貴要考慮一下,就這樣令進度拖延了一些時間,最後等到他點頭時,主辦方 封盤不接,說要等待決賽完結後再談…

結果,李宇春、張靚穎、周筆暢成為冠亞季軍,黃雅莉則獲得第六名,她們的出場價格也因而提高了,變成李周各50萬,黃雅莉一人就30萬。價錢暴漲,原本已覺不值的梁鋼,更加是不願付錢了,為怕夜長夢多,我只好選了黃雅莉一個人來。

消息發出後,在漫展當天早上7點,便有一大群粉絲在排隊,到了9點,人群更多得出現失控,浦東公安局恐防人潮太多而出現意外,決定不允許我們安排黃雅莉出場,那怎麼辦呢?當時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換場,但結果整個浦東都沒人敢接,我們只好改在浦西的場地,剛好我的下屬認識「新天地」戲院吳思遠的女兒,溝通過後,對方答應租場地給我們。於是,我們便即時換場並且局部通知部分粉絲,雖說轉場後的人潮已大為減少,但仍是非常誇張的,加上新聞媒體一推,場面也真夠嗆。在黃雅莉見媒體前,其經紀人私下跟我說:擔心黃雅莉不會應對媒體,要我幫忙一起見記者,沒想到後來經過傳媒過濾後,演變成——高層不讓黃雅莉回話。真是好人難當呀!

回說當時我在浦東主持發佈儀式,招待好一群大帝包括黃玉郎,金鵬和「盛大」總裁唐駿,之後再飛車去浦西「新天地」主持「盛大」點擊上線儀式,真是趕得差點要斷氣。但借到超女聲勢,而整個漫展才花了50多萬,見報新聞和網絡報導多達數萬條,還包括那一周上線註冊人數達數十萬,算是如何辛苦也值得的。可惜,「不怕有神一般的對手,最怕有豬一般的隊友」,成功的同時,也埋下了「功高震主」這個隱憂。漫展過後,梁鋼一口氣將公司擴大,由原來的15人增至60人,在未確定收費制是否可行時,我是第一個反對貿然擴大,結果當然是反對無效,畢竟我是副總裁他是總裁,而且他個人持有51%控制權,不可能壓得住他呀!

說到這裡,不能不怪自己當初沒看清梁鋼的本質,否則這公司還是有救的。因由在風險資金進來前,梁鋼持有公司60%股份,日本「富士通」30%,日本「通力」股東10%,新資金入來後持有45%,梁鋼股份被攤分至30-40%左右,不是絕對的控股權,為此他很煩惱(他是一個很戀權的人)。我當時跟他雖常有意見不合,關係總算不錯,於是我就給他出主意,教他說服日本「富士通」和日本「通力」的股東,以控股公司形式,掌握「盛大」點擊書這間子公司,最後變成風險基金持有45%,控股公司則是55%,而他在控股公司持有60%,仍是單一大股東,但這一招讓我自己捉蟲進屁股,自己搞死了自己。梁鋼掌握控股權後,給了我8%的認股權(公司上市才可變錢的股份),如按我的規劃令公司成功上市,我的身家至少有4-5千萬美金,但他還是不讓我進入董事局,亦即每季度的董事會我都不會參與,也就是說董事會不會知道公司真正問題,他唯一聰明的是——每次董事會前兩天,都會派我到日本韓國台灣等等地方出差,這樣我就見不著其他董事跟他們交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