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MAVO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創辦人傳奇

我和港漫

一起走過

的日子

第二十二話
被迫玩樂的日子

話說梁鋼的決策越來越混亂,我們之間的磨擦也越來越多。然而,除非是我自動離職,否則他當時是不敢開除我的,因為我是公司重要的核心成員,入職時都要簽署一份「禁止同業競爭」的聲明書,也即是離職後2-3年內不可從事同類行業,但相對地公司也要給我一個俗稱「黃金降落傘」的保障合約,那就是三年之內,公司保証我的年薪多少和不可開除我,或公司自願支付我年薪x3再x3年的賠償讓我離開,更要同時解除「禁止同業競爭」的合約。如此吃虧的事,梁鋼當然不願賠錢給我和讓我變成對手,於是他便來了一招「架空」…

梁鋼的一招「架空」,是在我之下安排了兩個內容總編,負責所有營運和內容,二人是直接向他匯報的,亦即我這個副總就變成虛職了。我當時只能忍耐和靜觀其變,每天無所事事。當時上海很流行酒吧,最著名的幾個熱點是茂名路的Babyface(後搬至淮海路龍門路上)、復興公園的錢櫃卡拉OK、Park97 、官邸,外灘的ATTICA、長樂路的新旺茶餐廳和淮海路的金碧輝煌夜總會酒吧...都是我每晚必到而且玩到天亮地方。這樣玩樂的日子,我足足玩了兩三年,期間認識了很多人,而這些經歷,後來還幫助我度過了一陣低潮期(後文會提到)。

被架空的日子,梁鋼完全按自己的想法去營運公司,偶而會派我到日本台灣洽談版權,期間我成功取得「講談社」的幾部大作,包括《金田一》《頭文字D》,而且更比日本雜誌快一天上線,但對於整個營運收入完全沒有幫助,除了收費不受歡迎,最主要還是我們的思維還是停留在傳統出版的模式,這個模式注定是不可行的,龐大的營運支出,很快便將公司4000多萬資金燒剩幾百萬。這個時候,梁鋼開始急了,於是讓我開拓海外市場,包括泰國和新馬,但遠水救不了近火,梁鋼惟有頻頻找我商議,希望我出點主意,更表示願意放權力給我。

我一來在公司佔有股份,二來也不願見到公司就此倒閉,於是開始重新投入公司的營運事務,這時期的梁鋼,跟開始未取得500萬資金時期一般的聽話,我要什麼便配合什麼。當時我心想,他在公司佔有51%股份,公司若然倒閉,他必然損失最大,於是我就出盡全力去做好工作,不過有些人天生低智慧是沒法改變的。之後,改變「通力」的第二次翻身機會來了…

某天,公司來了一個大人物,但梁鋼只是隨便應酬就沒有跟進(當時我在泰國出差)。回國後,我的助理跟我匯報時,提及有一位日本人曾經到訪,於是我向梁鋼詢問,他便將對方的名片給我,一看之下,來者原來是全球知名的SquareEnix,而且更是中國區的主席,看到名片,我馬上跟對方相約會面,我們先去了北京總部拜訪對方,之後他再來我們總部進行正式會談。在這段時期,我已開始對SE中國進行深入打探和了解,以便掌握更多情報方便日後的合作,除了知道他們在中國的業務營運不太理想,也知道他們很想打開網絡漫畫的計劃。

梁鋼知道後的反應是認為沒什麼好談,認定他們只是競爭對手,但我有不同的看法,在繼續查探下,打聽到SE的陳副總是個台灣人,我就開始在這個人身上打聽,得悉原來當時SE在中國營運網絡游戲不理想,虧了接近3000多萬美金,總公司準備撤出中國市場,但中國區主席原來個最後的反撲。

第二十三話
人生摩天輪

因為在中國營運的網絡遊戲不理想,SE便想在網絡漫畫方面翻身,他們最初找了「講談社」商談,「講談社」便將我們推薦給他,這個消息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它讓我看到了另一個機會。


原來SE目的是想收購我們,梁鋼知道後就說,我們的營運業績如此差,對方在收購前調查清楚後,基本上是不會考慮收購的,我說知道呀,所以根本沒有準備讓他們收購,不讓對方收購,可是讓他們投資啊!於是,雙方開始進行了投資的洽談。首先我們讓SE知道,我們正在進行第二次融資,而且已進入最後簽約的階段,但我們認為SE更符合我們的戰略發展,因而願意將10%股份讓出給對方進來。

當時我們公司的估值是1100萬美金,10%就是110萬美金,為何會做這樣的設定?因為我從陳姓副總那邊打聽到——美金150萬以下的支出或投資,中國區主席可以自行作主,無須經日本總部的批准,我這樣做,就是不給對方時間進行調查,所以同時給對方一個提醒:一個月內如果還沒簽署投資合同並且付款,那麼我們就不等了。同一時間,剛好我們準備參加新加坡的網絡展,本來只是我負責出席,後來我要求梁鋼和財務長最好都去,這樣便可避開SE找他們詢問更多有關公司的狀況,同時也可擺出一副皇帝女不愁嫁的姿態…

記得我們在新加坡時,財務長跟我說公司資金只剩下不足300萬了,再沒有資金進來,公司勢難支撐下去。我們三人當時在新加坡的口頭協議是:如果SE資金進來,梁鋼便當主席,負責日本版權和關係;財務長兼當Ceo;我則仍是副總,但擁有方向決策權(我不想當Ceo,是因為我不太愛管理日常營運事務),財務長是美國華僑,學歷比我高,做Ceo也比較好看。

回說我對SE的這一招很有效,果然不出兩周時間,對方的合約和資金都已送到,我們重新獲得大概700多萬資金,加上手上300多萬,即共有1000多萬可以支撐。當時我計劃馬上裁員80%,將公司營運開銷控制在每月30-40萬以內,目的可以維持兩年時間找方向和再找投資,但這時候梁鋼的本性再一次顯露出來,他跟我語重深長的說︰通力只是一間小寺廟,根本裝不下我這個大和尚,他希望可以跟我維持良好關係而讓我離開(我的合約也剛好快要到期)。那一刻我明白了,他根本沒有想過放權,我想想也沒什麼好說,就在合約期滿後,離開了這個三年網絡夢想之地。


就在這時候,另一個發展網絡漫畫的機會再次來臨,那是我離開「通力」辦公室最後一天時,接到一通來自新加坡的電話(我們在新加坡展覽期間,引來很多人關注,其中一家公司是專門銷售內容給新加坡電信,他對我們整個系統很有興趣,其實這項目在我離職前,已和對方進行溝通,只是當時沒有通知梁鋼,我當時全權交了給我的助理卡門跟進),電話說他們決定跟我們合作在新加坡開發這項目。我當時想了想,決定由我自己接下這幫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