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MAVO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創辦人傳奇

我和港漫

一起走過

的日子

第三十三話
大學生vs小學雞

在SKT期間,我負責跟國內IFG合作拍攝的「後備空姐」(整個項目都是我親自到中國談回來),當時SKT旗下分為兩個不同的子公司。一是負責海外、另一是負責本地的Studio,我不太熟悉本地工作人員,因此就將整個本地協拍交予Studio的監製,反正肥水不流別人田,有錢便一起賺,但結果是好心被雷打,為什麼呢?一,他找回來的Project Manager,開工第一天便在沒有經我批準下,叫了一卡車的礦泉水,我問對方是要開店嗎?他說怕天氣熱所以多叫了,我說再多也不至於一卡車吧?他說自己很有經驗,而且也有這個預算。我說:我是你老闆,我為何不知道?而且你有取得我同意嗎?他說他Under 另一監製。我說:你的確是他找回來,但這個項目是由我主控,你的老闆就是我,再有這類沒經批准的事發生,你自己付錢吧(電影拍完時,現場還有至少20-30箱喝不完的礦泉水)。

後來我讓他負責找船來進行拍攝,查完價格由我助理負責付錢,她就極度不爽地說以前都不是如此。我說:這是一個財務制度,你負責談,別人負責付款,有什麼問題?除非你想過橋抽水,否則為何不爽?之後他就不斷搞小動作。然而我在北京影視圈見過比他難搞的人更多,他只屬於魚毛蟹將一類,在我眼前,甚麼都搞不出來的。直到最後拍攝的三天,我因為要過去台灣拍「野狼與瑪莉」,便將現場指揮權交給另一監製,結果就出事了!

出什麼事呢?那是我們請了二人前來負責航拍(都是這監製負責安排,我不認識這些人),原定談好拍攝兩天,沒想到後來導演要加用兩天,於是航拍二人剛飛回KL,又要重新回來沙巴補拍(期間航拍設備沒有回廠維護和經寄倉過程震盪),在補拍當天,拍到一半航拍器竟失控墮海,那一刻大家全傻了,攝影師Steven還衝進海里搶救,事後再找潛水員找回來。事情以為告一段落,沒料到還有下文...
原來航拍二人沒有經公司同意,擅自接下這單子,航拍器出了問題當然事態嚴重,但這事又與我何干呢?當時我人在台北籌拍「野狼與瑪莉」,但IFG原定投資的10%資金遲遲未收到,我追問多次都支支吾吾,於是我便下了最後通牒說:投不投資都要給一個說法。隨後得知,原來他們不滿意我跟航拍人員私下收了佣金。為何會這樣呢?事因在他們補拍時曾要求航拍降價,而航拍二人竟然說:不能降價,因為當中部分錢要分給我,IFG得悉當然不爽。

我一聽火就上頭,我根本不認識他們,也沒收過這筆錢,我馬上打給負責的監製說出來龍去脈(當時我心裡有數,錢是誰拿了)。我說:這事你不幫我搞定,你等著跟老闆解釋吧!(他們以為我去了台灣,而IFG拍完回北京便神不知鬼不覺),結果由航拍公司老闆出面解釋跟我無關,說是兩個員工搞鬼,會將他們開除。IFG認可說法,10%資金也在事後到位(其實航拍公司跟這監製是同謀,事後那兩名員工根本沒被開除),總算還我清白,其實在電影圈混的人不是天才就是騙子,這種事我也不是第一次遇上,你找吃也不要找自家人,另外重點你要算算自己份量,要找人背黑鍋也要找對人,竟然找到我頭上?我是超班,你是初級,根本不同Level,想越級挑戰?結果只會是billyjean的細佬“來賤”。

第三十四話
講數

另一件趣事在拍攝「華Xiao英雄」期間發生,話說我跟小關雖然認識超過20年,但平常只是一兩年接觸一次。之前他出唱片時,我曾借過他一比一風雲刀劍拍攝唱片封套,也介紹他給大馬一部動畫片(年獸)唱主題曲,他的外號是「漫畫王子」,但實際在漫畫方面跟我沒甚麼交接,我覺得他是不食人間煙火,仍活在90年代的一個人。在我們合作「華Xiao英雄」時,偶爾便發生一些很奇怪的衝突,其中一件是當時我們在島上拍攝時,整組人員分成二組,一組住在島上,一組住在碼頭對面公寓酒店(教會朋友贊助),我當時則住在島上。

某天我在碼頭因辦事晚了(過了時間就沒船進島),所以直接住在酒店公寓,當時那公寓有三房,一房是阿John住(他是小關助理),另兩房是空的。阿John說:反正沒人住,你便睡在那裡吧。於是我就住下來了,隔天我們就找小關談事(他的房間在隔壁),而當他知道我住在隔壁時,他的表情就很詫異地說:Jack你不能住在這裡,我奇怪問為什麼?他說總之你不能住、然後說了一堆不成藉口的藉口。最後我的火就來了︰「你什麼意思呀?」

他說自己是老闆有權決定一切。我就說:那老子不幹了!說完就回房收拾行李準備離開,之後有人打圓場說我可以住了,大家都是老朋友無須弄得如此僵,我想想也就算了(到今天我仍沒想明白為何他不願讓我住和那麼緊張)。我們二人偶爾為現場的事有分歧,這位老兄就很喜歡搬出《西遊記》的組合來說道理,他比喻他是唐三藏,我是孫悟空。我說:真實的唐三藏是皇帝御賜的大師,神話中的唐三藏有觀音給予金剛圈來控制孫悟空,而你有甚麼呢?錢嗎?沒有,管人的能力更加沒有,你竟想駕馭我?你想跟我說《西遊》?請看熟內容才來跟我聊,結果他總愛以「主的安排」等一番道理來自圓其說。

又一回,某個深夜3-4點,我被急促拍打的房門吵醒,我起來問甚麼事,John說大件事了,因為拍攝組得罪了當地流氓,劇組酒店被十幾台摩托車圍堵,叫我過去處理。我說奇怪了:導演Brando在島上,製作團隊都是他的人,按理是他去處理,再不然找總製片人小關呀,找我幹嗎?何況當時也沒船過去島上呀。John說:導演Brando已睡了,而小關則說明天還要拍攝不要干擾他。那小關自己呢?他則是演員所以不方便出面(說到底二人就是害怕而龜縮不出來)。我說現場還有一個監製William呀,John說小關既然要你去處理,我們安排船送你過去,我說老子要睡覺明天才去!你現在給我打一通電話聯絡那群鬧事的頭頭,電話接通後,我說︰「大哥,現正零晨4點沒船到碼頭,明天下午4點在Michelle的海鮮樓見面再談可以嗎?」對方一聽知道我認識Michelle(島上著名海鮮樓老闆),於是就答應了,隔天我一人單刀赴會,先聽他們說了一輪,原來是我們其中一名工作人員在海鮮樓吃飯時,大發議論說島上的人都很笨的,這話傳到當地的人當然不爽,所以才找劇組麻煩。我聽完二話不說站起來說︰都是我們不對,沒管好下屬,我給你倒茶道歉。之後封了三封紅包,對方感覺我有誠意,氣便消了大半,喝了茶收了紅包便了事。

後我打電話給朋友標哥(他是跟島上有生意往來的大哥),介紹我認識真正的島上大哥,一問原來鬧事的頭頭是他兒子,他馬上將兒子叫來,他兒子給我賠禮和退回紅包,我說:這事是我們不對,所以不須賠禮,你兒子也沒錯,我找你們是想多認識幾個朋友,避免有甚麼誤會而已,這事就此擺平還認識多了朋友。事後,我要開除這名工作人員,而執行導演Brando護短,連小關也壓不住,最終這人還是在現場搞搞震,我後來在我帶去的中國演員「王程」的戲份拍完後就離組了,也省得跟這班人胡搞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