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MAVO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創辦人傳奇

我和港漫

一起走過

的日子

第三十五話
人啊…人!

話說我在SKT工作了一年多期間,負責了「後備空姐」與「野狼與瑪莉」,還有離職前的最後一部「超級保鏢」(2016/7/15在國內上映),當中還有一部是我從沒提過的,那是由SKT和MM2聯合投資的「陌路驚笑」,製片人兼導演是三木單丹(陳容森),亦即港姐楊寶玲的前夫,張可頤的前經紀人。陳容森是新加坡人,但我們是在上海認識的,當時他帶張可頤拍攝「海潤」出品的「長恨歌」(電影版女一是鄭秀文),而我則是帶著國內著名插畫家翁子揚,負責製作電視劇的同名畫集。

曾有一段時間,我們雙方在上海經常一起吃喝玩樂,期間從沒發生過甚麼利益衝突或不愉快事件,只是後來雙方失聯了大概有7-8年,直至某回在北京才重遇他,而他當時是做電影配樂為主,也想當導演和找投資者,正巧我們SKT當時也在尋找項目,於是我就安排SKT的老闆Gavin見見陳容森本人,最後我還找了MM2一起投資,資金各佔50%-50%。

我是抱著可幫則幫,和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心態對人,沒想到這個忘恩負義的傢伙,竟然是如此的一個人。首先SKT和MM2雙方各負責50%資金,也即是說他是製片人兼導演,老闆直接跟他接觸,而我則只當監製和安排旗下藝人俊丞演出其中一個小角色,拍攝期間所發生的事讓我見識到,人若無恥是最無敵的,在此一一舉出其中的問題。

1. 拍攝期間,我身為投資方代表兼監製,他卻安排我和俊丞住一個殘舊不堪的房間(我就當讓俊丞磨練,所以我也不多說),而他自己則和太太各霸佔了一間上好的房間,並向我推說房間不夠(懷柔拍攝,分新和殘舊兩間公寓),說若有人退組就幫我換。但期間負責拍攝VFX的導演退組,他卻沒有幫我更換。

2.我們跟MM2雙方分別對他匯款,在拍攝最後一期的10%資金,MM2因為匯款手續出了一些問題而沒到位,剛好我當時身在現場,沒料到他竟然不讓我離開,更找來執行製片人和太太圍著我討論。我當時說:MM2的錢遲幾天便到,而且這期錢也是他付,跟我沒關係呀!陳容森這時就默聲不吭,由他太太出面跟我討論(當初合作時說明,他的太太可以入組,但不可參與決策),我說拍攝完成後,所有材料都在你手上,MM2不會為了最後10%而放棄這部片吧?然而他的太太跟工作人員就是不肯罷休,我便說合約寫明付款方式,我那10%是你交成品時我們才付,而你這一期錢的10%便找MM2吧!

結果我要上車離開,他們便圍著車子和不准司機開車,終於我的怒火來了,我說錢是肯定不會付,有種你們便報警或是將我綁起來!那傢伙當然不想也不敢,最後只能讓我離開,事後他就text我解釋。我想反正都做到90%,也不在乎付清最後10%,我回上海後就將最後10%付他,沒想到這傢伙收足錢後還想再騙我一次,說甚麼音樂製作超支,要多付8萬還要補拍甚麼費用,我當然順著他說會跟老闆反映,並說你也要搞定發行許可証給我好交待呀!其實翻臉我也完全沒好處,因由電影材料都在他手上,而沒有發行許可証,電影是不能上映的。

第三十六話 (最終回)
我手寫我心

話說我拉攏SKT和MM2投資,並找來陳容森負責的電影「陌路驚笑」,結果一搞就搞了一年多,完成之後,陳容森還說花了多少應酬費。而最後兩件事的發生,更讓我見識到所謂無恥的終極境界,真的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呀…

(一)電影首映,我帶著游達志導演去看首映,而陳容森邀請所有主創人員上台,但唯獨是不叫我。

(二)身為監製的我,在電影名單中竟然找不到我的名字,只換上了一批不知是甚麼人的名字上去,這讓我的怒火真的達到沸騰的極點,於是我便即場離席,事後游達志看完全片後跟我說:還好你的名字沒在製作名單中,因為實在是一部垃圾片,聽到達志兄這麼一說,我的心也舒坦了許多。

後話:我在拍攝期間,冷眼旁觀所有拍攝的支出,也私下打聽記賬和事後將該片拿給一些電影行家看,大家給出的結論是——這部片的製作費,勉強只值我們投資的70%,也就是說30%被坑了。


我做電影的很清楚一件事——錢要讓人賺絕對沒問題,問題是「君子愛財但取之有道」,何況是他執導的第一部電影呢?所以我的評語是:因為他是小人,所以取之無道。

這篇回憶錄寫到這裡已接近2014年,再寫就要等下一個十年了。我是2012年12月正式從新加坡回馬,於2013年7月替Dato Sri Gavin創立SKT,直至完成了「野狼與瑪莉」整個亞洲宣傳及上映後離開。之後成立自己的公司「傑博娛樂」,當中有人一直在試圖或意圖去破壞我跟拿督斯里Dato Sri Gavin的關係,而我們在工作和想法上的確有很多不協調,所以我最後選擇離職創業,離職後與中國合作拍攝的「扮熟少女」,Dato Sri Gavin 也是我的投資方之一,而他也介紹了幾個投資方給我,這些証明了甚麼?

拍電影的過程中,總有不少衝突和磨擦,但只要「在其位謀其政」,最後大家都會看到你為電影所付出的一切,至少不會讓一部電影拍到最後但出現超支時,竟跟投資方說是拍上下兩集這種笑話。接下來的「超級保鏢」即將上映,也是我跟Dato Sri Gavin合作發行的。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的個性是很屌(很串),我一向做人做事都是我行我素,但是從不會扭曲事實,敢說敢認,敢做敢當,既敢寫出來的東西,就不怕別人來質疑,既然開宗明義叫《回憶錄》,當然是寫曾經發生過的事,是否針對任何人,內容是真是假,心水清的讀者會自行判斷。

最後要借此機會感謝Dato Sri Gavin、Teng & Dato Boon、Hometown Cafe 的James與及Frankly See,你們都是我回馬後的貴人,感謝你們的支持和信任。

謝謝觀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