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MAVO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創辦人傳奇

我和港漫

一起走過

的日子

第三話

意念書閣

我將日版「高達逆擊」的非賣品特刊以港幣50元試水溫,結果竟在不足一小時便賣出了5本,反應如此熱烈,我馬上將價錢調升至80元,放出10本後也在當天售清。第二日,我再度調價至150元,也在數小時內售完30-40本,之後我不再拖延,將剩下的30-40本,也在150-200元之間售空了,結賬之後,總數賺了萬多港元,須知當時一萬港元是很大的數字,我清楚知道,我找到一個新方向了。

之後半年,我繼續為快郵公司帶郵包,飛往日本看演唱會,和帶入更多日版的限量精品。與此同時,也順帶開拓了一個新財源──就是售賣「行李限額」。方法是每次從日本回港,都以代付機場稅跟其他人換取「行李限額」,多出來的磅數再半價轉賣給其他超磅的旅客。

 

我不單在回程中提供這種服務,回港後每逢週一至四,我都會跑到啟德機場買賣「行李限額」(信和中心最好生意是週五六日,因此我周一至四基本不營業)。我在機場每日停留大概4-5小時、便可日賺港幣2000-5000元。賺到錢,我都會買零食送給機場櫃臺地勤以打好關係,除了方便日後少收過磅費,也可在飛往日本時,被免費upgrade到商務倉,當真是一舉數得的。

 

只是好景不常,因為香港人太醒目了,我在「信和」售賣日版精品的生意,很快就被跟風而失去獨特性,而機場又取消機場稅和管制行李寄運,加上我貪玩和經常追求空姐以致無心於事業,收入便開始不斷的減少。

記得那段時期,我同時有數個空姐女友,因而經常飛往台北,但不停約會之餘,竟間接給我找到另一個更大的事業商機,我發現台北的租書店四處林立,而且有很多日本漫畫的中譯版,這個發現,觸發我開始構思下一個事業──引進台版日本漫畫,我了解自己的性格適合四處跑而不適合防守,於是找了一位性格內向的朋友合資開辦「意念書閣」。

嚴格來說,「意念書閣」是一間早已存在的店舖,只是向來都賣一些不賺錢的書為主(我朋友是當社工的,為人很有理想而且樂於助人。)於是我跟他說︰「幫人前該先幫自己,否則如何有能力幫助其他人?」

當時的「意念書閣」位於旺角快富街99號閣樓,樓下是小巴總站。初時我們是以港台快遞公司,每次運送200公斤漫畫來港(每包20公斤,因為小包出口只當文件,不須審查),最先推出的,是《七龍珠》《城市獵人》《橫濱故事》《星矢》等日漫厚裝版,由於店舖窄小和缺乏宣傳,也沒太多人知道,生意只是不過不失,直至「他」的出現,竟然將「意念書閣」帶上了高峰,他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