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MAVO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創辦人傳奇

我和港漫

一起走過

的日子

第十二話

進軍娛樂雜誌

正當VCD市場進入井噴期,香港的熱潮也引起日方的注意,繼而採取高調打擊盜版的行動(這早已在我預料之內)。看通眼前的形勢,我馬上向香港大大小小的出版日劇VCD公司,收購他們手上的VCD BOXSET,價錢平均每套港幣10-30元之間。

當時香港這些商家,因害怕這些VCD在店舖售賣會被抓,但放在倉庫卻要付上昂貴的倉租,最壞的後果是萬一被查到,會按套計算賠上天文數字的罰款。所以我在那個時候出手收購,完全是買方即是我作主導,賣方根本沒有任何還價的條件,結果我便可以按貨櫃大批掃貨,而且價錢更便宜得完全沒有感覺。我將大批大批的VCD運回大馬,再按相等於香港市價發售(199-399元不等),利潤是十倍以上,同時再批發到新加坡和東馬汶來市場而大賺特賺。

 

VCD獲利的同時,我又碰上另一門全新的生意,那是我的大馬好友Willian(維修買賣印刷機)赴港台發展,客戶是《東方日報》和《蘋果日報》,當時我跟他經常在台北聚會,某次飯聚他帶同我一起,因而認識了「東方日報集團」創辦人馬惜珍(一個真正的大哥),他讓我的豐盛人生在三十而立之年,再添上有趣的一個經歷。

 

馬生是一個對印刷機械暸如指掌的精明生意人,一向在台灣遙控香港集團的大小事務,我經朋友介紹跟他接觸數次後,開始商談《東周》與《東Touch》的版權。當時這兩本雜誌在大馬的銷量不錯(但只是以銷售回書為主),而大馬的本土雜誌內的圖文,都是以抄襲《東周》與《壹周》為主,我當時便有一份雄心,想推出全馬第一本港馬同步出版的流行雜誌,於是便向馬生提出,馬生即時爽快的答應,而且還給了我很低的版權費,合約也非常簡單(以重覆使用過的影印紙記錄)。馬生說:「你到香港東方集團找麥生就行(當年的總經理)。我記得到港後,只穿著一條破爛牛仔褲便上去,而他們就西裝筆挺的招呼我(我估計當時他們很多員工都沒見過馬生本人,而我是跟他在台灣認識並且合作,身份便顯得有點特殊)。

 

招呼我的人見到我都傻了眼,誰會料到馬生的朋友竟是一個如此年青的小夥子?之後我返回大馬,馬上成立「東昇出版集團」,出版了《娛樂星聞》(主編是從「生活電視」挖過來的楚明)和《東Move》(真是改壞名,「東Move」意即不要動,銷量真的不動呀),我當時很高調地找了《星洲》《中國》等馬來西亞大報洽談,說我擁有版權,你們不可隨意使用圖文,報館說一套做一套,根本沒有將我當作甚麼一回事,更封殺了我的發行通路,我還記得第一期封面是謝霆峰,開幕時在金河辦,請了李心潔和當時剛出道的梁靜茹剪綵,還記得當時的唱片公司說︰只要給一張機票和酒店房,就多送我一個梁靜茹協助宣傳,我也沒有所謂就接受了。

 

雜誌出版後因為是週刊,印數是每週3萬書,加上沒有經驗和發行被封殺,兩本雜誌的銷量奇差,不到一年可算是蝕到仆街,而且是幾百萬幾百萬的蝕,加上當時馬幣貶值得很利害(金融風暴加安華馬哈迪大鬥法時期),我自然是兵敗如山倒,全無翻身之力,最後要將整個出版集團以賤價馬幣30萬,賣出全部股份給《民生報》的陳朝宗,然後再開始了我另一段傳奇生涯。

 

第十三話

十大書坊

在搞「東昇出版集團」失敗後,我的元氣基本大傷,而且屋漏偏逢連夜雨,因當時是97金融風暴、加上大馬政府內鬥,馬幣由1美金兌2.8變成1對3.5,最高更去到4.5-5之間,而我是做入口生意為主,美金升值,所有成本都隨之增加,而經濟不景也直接打擊社會普遍的消費意欲,再加上不斷出了很多競爭者,包括很多人經營「港漫快書」、本地日式盜版出現、本地VCD商發覺日劇有利可圖而大量複製...

 

短短一年,在以上種種因素的打擊下,我的「東昇集團」便不停地虧損,我所賺的錢,幾乎完全虧個清光。而更嚴重的,是我當時一腳踩進了股票投資,我由大馬股市400點開始入場,其間股市上升到1300點,之後再急轉直插落290點...

 

恍如過山車的歷程,讓我足足虧了馬幣8位數字以上,結果,我所有的店舖產業就此全部一Q清袋,而且還欠銀行數百萬馬幣。生意不景,還要面對巨大的債項,我該如何應對呢?

我低潮了大概兩個月,開始重新思考何去何從?當時「漫畫城」業務只剩下高峰期2成左右,正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惆悵的同時,我跑到台灣散心,其間偶然買了一本《300倍的奇蹟》,作者是蔡東機,內容是有關將台灣傳統租書店,以科技手段變成一盤加盟大生意的自傳,我看完後茅塞頓開,眼前彷彿出現了另一個天空。

 

當時MSN Email剛剛開始,那本書後頁留有作者的email,於是我主動跟對方聯絡,了解更多有關這個StarBookStore「十大書坊」的加盟情況,而蔡東機本人也親自回覆(他就是「十大書坊」轉型的創辦人),就這樣我們成為了朋友,之後我親自去了他在台北的總部了解,也帶蔡東機回到大馬考察。因為我的背景和行業經驗,讓蔡東機認定大馬是可以大力發展「十大書坊」這門生意,於是邀請我加入成為Ceo特別助理,由我協助台灣派來的總經理發展大馬加盟行業,而我也不負眾望,在兩年之間,協助「十大書坊」開設了接近50家加盟店,每間平均獲利馬幣10萬,創造出更勝台灣的業績。台灣總公司有見發展理想,於是陸續投放更多資源和派來更多高層,可惜,就這樣出事了!

 

因為我當老板多年,其間從沒替人打過工,完全不懂甚麼辦公室的生存之道,仍以過往的一貫模式做人做事,結果因為鋒芒太露而被台灣其他高層扯後腳(當時我仍不是太了解這些辦公室手段)。最後,在大馬業績最好時,我被派往上海充當開荒牛,這個動作,換上別人肯定已經醒覺,但我仍是後知後覺的,反而因為從沒去過上海而感覺非常興奮(大馬與中國是很遲才有正式邦交,之前大馬政府規定市民要到30歲之後才可去中國)。

 

在我被派去中國數個月後,返回大馬時,發現所有人事行政已被架空,我當然馬上找公司老闆理論(心口掛個勇字),結果也當然是被大老板當猴子耍,最後更被投閒置散。後來台灣另一品牌「皇冠租書店」加入大馬競爭,令「十大書坊」不再獨市而業績衰退,我也因為公司人事政治問題而意興闌珊的離開了。這個時期,正是「周星馳少林足球」票房破盡紀錄的時候,「少林足球」難道又跟我有關?哈哈,真的是世事如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