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MAVO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創辦人傳奇

我和港漫

一起走過

的日子

第十六話
暗戰

看到網絡上有《龍虎豹》義賣,又勾起我的一段回憶,那是一段極之有趣的商業競爭個案。話說大馬在90年代時,市場上都有香港入口的《龍虎豹》和《閣樓Penthouse》放在報攤上偷偷售賣(大馬法例是不容許販賣色情書刊),而當時售賣的,是比香港遲20-30期的過期書刊(越舊回書價越低,在大馬銷售的利潤越大),而壟斷有關書刊市場的,正是我的宿敵,他的做法是購入最舊的回書,之後用船運到大馬,然後再發行到各區書報攤,書報攤賣不完可以回書。

這些舊書,每本售價馬幣15-20(相等於港幣60,但回書價只是港幣4元一本),每本書報攤賺20%,假設被抓到,就由發行方負責搞定,反正一般只是罰錢,沒什麼大不了的事。記得當時我有一位老友很愛看《龍虎豹》,當然知道那裡可以買到,有一天我們聊天時提及這本書,他說賣這種「禁書」很好賺,我隨口說︰「你想做嗎?那麼便由我策劃,你負責執行,利潤對半如何?」

我這個朋友書唸得少,是從小地方出來的,人是有點膽子,但腦筋就差了點,不過非常有責任感。就這樣我們便開始合作了,我先了解當時大馬市場出到甚麼期數,然後就到香港找出版收購更新的期數,之後以空運送到大馬,然後按市價的5折批發,並給中盤(即我們與報攤的中介)規定以6折發給書報攤,也就是中盤賺10%,報攤賺40%,而我們大概賺30%。

以上的發行方式,重點是:1.出貨規定包銷不回書;2.付現金的再扣5%-10%,或以期票30-45天結賬。這個條件,很快吸引了一批人找我們發行和取書,以當時每兩周有一批空運抵達,每次3-5千本,每本賺3-5馬幣,相等於我每月有馬幣2萬左右的進賬(當時我買車就像買菜一樣,看中就買)。而書報攤若被抓到,出面搞定的則是我的宿敵發行(他根本不知道書報攤都在賣我的書),而我則暗地裡貨如輪轉,沒有風險也無須付倉租(當時我規定貨到後,數小時內要全數批發,一本不留)。

然而,正所謂好賺的生意必然有人跟風,到了後期這盤生意開始有很多人加入開了不少山頭,也令我沒有再參與,留給我朋友自行經營。無論如何,他後來也算成了小富,有車有樓,而中間也出現一段插曲,就是某次出貨到倉庫時被抓到,而那天我剛好也在場,我朋友竟全部承擔責任並說跟我無關,結果他被帶回海關問了一天話,其間就像電影劇情般被大燈照著,然後不斷重覆問同樣的問題,後來雖然沒有罰錢就放人,但這些執法人員,卻三天兩夜就到我朋友的公司搬電器回家(我朋友當時是電器小批發商),總之是很搞笑的一段經歷。

後來那位宿敵終於發現我們暗中經營「禁書」這件事,他大概知道我是幕後的搞手,就派了旗下大將馬來王對付我(馬來王類似香港四大探長年代的收數代理),沒想到馬來王是個事事以和為貴的人,結果竟然跟我成了好友,更一起出國旅遊和去賭錢(他極愛賭博,而且賭得很大,是賭場的VIP)。我還記得有次我們從香港乘直昇機到澳門賭錢,給我們開門的竟然是四哥,你就可以想像馬來王當時是何等的地位(可惜他在40多歲就因心臟病而過世了),不過他生前已享盡榮華富貴,總算不枉此生了。

第十七話
踏上動畫之路

回說上海「藏鏡人」的業務維持不到半年就關門,而當時我是中馬兩地跑,還未正式長駐上海。同一時候,趙小蝶的「畫一」在上海閘北區的天曈廣場開了「畫一書局」,並開始引進《風雲》漫畫在國內發行,更打進全上海的「新華書局」。同一時間《風雲》也拍攝了第一輯電視劇(何潤東趙文卓和千葉真一主演),由於當時電視劇極少這類題材,推出後大受歡迎,而漫畫書的銷量呢?「新華書局」只是代銷而非賣斷的模式,一般是6個月後才知道銷量的,這時期趙小蝶的長子Peter因為在香港混不下去,於是跑來上海跟著趙小蝶。

由於《風雲》電視劇大受歡迎,趙認為漫畫也一定受歡迎,因而將每期一萬本的發行量加至3萬,然後6萬,當時我私下跑了上海超過20間「新華書局」查詢,也到過新華路二手書商了解《風雲》漫畫的銷路,得出結論是──銷量很差,而「新華書局」基本連推廣都沒做,我當時認定,再如此下去就危險了,於是我跟趙小蝶分析和說出我的見解(我們感情很好,我當他是契媽),沒想到Peter因為想邀功而提出一堆相反的見解,最後我的意見敵不過親情(後來退書多得要送廢紙廠,但版稅要照付而損失慘重)。

之後,「畫一」的趙小蝶竟然找到香港某上市公司投資幾千萬(趙小蝶前夫是印尼大享,加上她出身自上海的富有家族,人脈非常廣),因為資金充足,「畫一」在短時間內,便收購了大量香港漫畫版權在國內推出,聲勢相當浩大,當時在上海可算十分風光。而這個動作,竟引來亞洲最大動畫製作公司「鴻鷹」的注意。當時的「鴻鷹」在蘇州設有多達千人的動畫公司,主要是做歐美代工(當年一集動畫代工費是十幾萬美金,利潤很高),「鴻鷹」老闆謝台春邀請趙小蝶到蘇州參觀,而我也有隨行,原來「鴻鷹」是想收購「畫一」,但結果談不攏,但我當時的言論,便給謝台春留下深刻的印象。過了不久,謝台春私下找我,問我有沒有興趣幫他?他說準備成立漫畫部和製作原創動畫。謝台春的邀請,對我來說是完全沒法抗拒的好機會,想想,做了漫畫生意多年,竟突然有機會做動畫,誰都沒法拒絕的。「鴻鷹」有此計劃,來自當時公司的一些隱憂,就是公司90%業務完全依賴一個美國代理,而印度的崛起與及國內動畫公司的日益增加,對公司構成了一定的威脅。謝台春看到危機,所以想轉型做原創。

之後,我出任了ceo並馬上了解「鴻鷹」的製作實力和製作流程,然後開始著手原創,當時我找了楊孝榮和富昌到上海負責漫畫製作部,我則到香港找楊紫瓊談電影《飛鷹》的漫畫動畫授權(當時楊演了第一個邦女郎所以很火,之後跟鍾再思合作搞了《飛鷹》這部電影)。我當時很清楚,定要借助演藝娛樂事業,才能快速建立原創動畫的品牌,但世事豈能盡如人意,老天爺總愛給我磨練,我原本是直接面對謝台春作決策,沒料到他將董事長一職交給他的親妹謝台美,這就出事了!而且是讓我無言以對的事件,「鴻鷹」是個家族企業,高職者都是皇親國戚,原本這些跟我也沒什麼關係,問題出在我的工資,我當時月薪四萬人民幣另加房屋津貼一萬共五萬人民幣,而謝台美則只有二萬,薪資這事本來就跟我扯不上關係,我是外聘經理人,妳是家族股東,關我鳥事呀!但她就是很不爽我的工資比她高而開始針對我,原本我的審批權是十萬,她則改成只要超過100都要她簽字,當時我根本不當她一回事(自身當老闆太多年,不會玩辦公室政治),而且還跟她針鋒相對,終於引爆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