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MAVO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創辦人傳奇

我和港漫

一起走過

的日子

第二十六話
我在北京打拼的日子

在國內以嘴賤和抄襲著名的于正,當時只是一名編劇,我們都是住在百子灣,互相結識後,經常一起在建外Soho的港式餐廳紅光樓用餐,開始時覺得對方還挺OK的,相處久了,發現此人是極度自卑因而產生自大,所以後來就莫明奇妙的反臉了。為何說莫明奇妙呢?事因他從沒出過國,某次我準備回馬,他當時就跟我一起去,我就本著以招待朋友到新馬玩也無所謂,就帶他到檳城和吉隆坡玩幾天,但這位老兄身怕沒人知道他出國似的(當時還沒有微圈可以晒圖),旅遊途中便不斷致電朋友,告之人家說他現在身在哪裡,在哪裡幹什麼,那裡的風景有多美...全程一路在直播,真的是奇葩呀。

回程時我們途經新加坡,他約了當時很多新加坡演員見面,包括林湘萍以及其他我不太記得名字的藝人,我也介紹了當時在新加坡很紅的王建復給他認識(現在是台灣「民視」的一哥,他姐是我在台灣的第一個女友),之後就發生了翻臉事件。過程是我當時約了一個在新加坡工作的馬來西亞朋友商談一些事宜,他問我可否一起去,反正他待在酒店沒事無聊,我自然無所謂。與朋友見面後,我便跟朋友進行商談,他則坐在旁邊打電腦,數小時後,我與朋友的談話完結,我朋友離開後,于正竟然對我大發雷霆,我就很奇怪問:你發什麼神經呀?

他竟然說出一些我想任何人想爆頭都無法明白的邏輯思維。他說:你是什麼意思呀?你如果不相信我,可以不讓我跟你一起來,否則為何說一堆我聽不懂的話!我當場呆了,我回覆他:我們馬來西亞人聊天時,中英粵和其它方言混在一起是很正常,你想多了吧...誰知他當時還在不停的罵,終於將我的怒火也被挑起來。於是就說:我就是不高興不想讓你聽到,那又怎麼樣?你再大吵大叫,我馬上通知酒店保安丟你出去。

至此,他終然閉嘴了。我們回到北京後,就不再有任何往來,後來逐漸聽到很多身邊的圈內朋友說:此人以嘴賤著名,擅長無中生有(宮心計紅火時,他寫了大清後宮)。幾年後他逐漸紅起來,更成為北京的名製作人,但近兩年因為抄襲瓊瑤的名作,被北京一群編劇聯名抵制,後來被告上法院,結果因敗訴而名譽掃地,連帶責任的賠償,據說賠了很多錢,這陣子也沒再聽到關於他的動向。

說回我跟胡靜的合作,當時一線電視藝人拍劇每集10-15萬,胡靜當時的價錢便在5-6萬一集水平(時至今天三線演員有十萬一集也不奇怪,一線如冰冰與奇隆平均一集100-200萬人民幣是等閒事,跟TVB平均一集二三萬港幣比較,你們就明白為何大家都要進軍國內市場)。

雖說初到北京打拼,但我是屬於適應能力和吸收能力很強的人,任何行業摸上手,三個月就會搞明白整個運作,跟胡靜合作時期,我便跟幾個媒礦老板天天混在一起,又給他們寫企劃案,日子也算還行,總數也拍過三五部超級爛片,騙到一些錢過日子,但後來跟胡靜真是合不來,也不想Frank難做人,所以我就離開不幹,之後因我不太喜歡北京這個圈子和環境,於是又重新跑回上海了。

第二十七話
「盛大」收購「新浪」的背後

這一篇是「補充篇」,是補充回我在「通力」期間發生的一件大事。這件事是2005年財經界的一宗大事──就是「盛大」敵意收購「新浪」的股份,主因是當時「新浪」的股權相當分散,並沒有單一的大股東,因而引起「盛大」的虎視眈眈。「盛大」在二級市場買進17%「新浪」的股份並準備入主董事局,當時「新浪」一班職業經理人都很明白,若給陳天橋成功入主,日子必會很難熬,所以就力抗「盛大」的入侵,並由財務長曹國偉(現在成為股東兼Ceo)想出了一個「毒丸計劃」,以讓「盛大」騎虎難下。然而,這件事跟我和「通力」又有甚麼關係呢?

記得當時我很留意這件事,每天都追看新聞和打聽進展,碰巧梁鋼身邊有一位日本朋友Yushi,他跟日本財經界的大佬常有往來,Yushi也跟我經常一起喝酒所以私交不錯。某次,他問我中國有什麼好投資,但一定要搞些大型的項目才有興趣。當時正巧「盛大」在「新浪」事件處於騎虎難下之際(主因是不夠錢)。於是我便給Yushi提議了一個方案──1,「盛大」總裁唐駿是梁鋼的朋友,懂日文;2.Yushi認識的日方「Livedoor活力門」有大量資金在手,並想打進中國市場,如果Livedoor可以聯合「盛大」收購「新浪」,不就是一舉兩得嗎?但當時唐駿第一個反應是:行不通!其見解是︰以「新浪」在新聞門戶的地位,幾近相等於中央台,若涉及日方出手,中國政府絕不容許,而且也會引來網民的批評。

不過,我當時便給梁鋼獻上了一條絕世好橋──由梁鋼帶著唐駿到日本見Livedoor社長,因二人都曾在日本留學所以背景夠強,也懂得日本人做生意的遊戲規則。我提議他們向日本Livedoor借出資金十億美金給「通力」。十億存入香港匯豐銀行做擔保,再經匯豐借款予「上海通力」,梁鋼是中國人,持有公司60%股份,這樣就可以避開禁忌。而「通力」取得資金後,可以作價11美金買入陳天橋手上的股份,這樣陳就有多十億的美金子彈,如成事後,「通力」代表Livedoor進入「新浪」,到時可獲佣金過百萬美金,那梁鋼就名利雙收了。

很可惜臨門一腳,陳認為11-12作價太低,要提價至18-19美元,以致最後交易不成,「盛大」也不夠資金去收購「新浪」,結果只好嗚金收兵套利離場。這一役陳天橋掌握了17%股份都入主不了「新浪」,主要犯了兩大錯誤︰1,太高姿態而沒有先搞定管理層;2,沒有跟只擁有個位數股份,但具影響力的「四通」老板段永基打好招呼,否則,今天「盛大」就是「新浪」的主人了。「盛大」從一流的遊戲企業,變成三流公司和主力轉為投資為主,主因遊戲行業以創意為先,不是領導說了算,而「盛大」是一間家族式的家庭企業。其實要做到內舉不避嫌,外舉不避親,用人唯才方是企業成長關鍵。

說回我在北京混了一段時間後,又再跑回上海打滾,這段時間我又經歷了甚麼呢?記得當時沒有找到合適的方向(是找方向,不是找工作)。剛好有個在上海認識當酒吧經理的朋友小寶(新加坡人)問我有否興趣做酒吧?我想想從沒做過,姑且去見識和玩玩,於是就去了「官邸」酒吧做訂桌「燈頭」(上海復興公園裡的「官邸」和「Park97」是上海著名浦點,很多名人明星都喜歡在這裡狂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