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MAVO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創辦人傳奇

我和港漫

一起走過

的日子

第三十一話
絕世好工

在BV混了接近8個月後,我開始覺得無聊和沒有什麼幹勁,一來已欠缺新鮮感,二來大公司的人事政治真的太煩了。某日,剛好在某個聚會認識了來自新加坡Sparkly Animation的創辦人兼Ceo Kc,他是一名著名教授,旗下動畫公司專門與世界各地電視台合作動畫片,包括日本東京電視台也是他們的合作伙伴,我們聊了幾回和交換雙方的想法,他有進軍中國市場的意願,而我也有興趣重回動畫業,於是我就決定離開BV。

兩個月後我飛到新加坡上任,職位是VP,負責大中華市場。公司給我辦好新加坡工作証,給我一間單獨大房,一台全新Dell和全新Iphone5。總算回到自己的老本行,心想該可好好的一展拳腳,沒料到我遇上的,竟是一個很奇特的老板。上任前,我們可以無所不談,而且各方面都沒問題,但上任後他卻變得不愛溝通,可能剛巧當時遇上歐美金融危機,公司主要收入均來自歐美,因此受到很大的影響,請我回來是要開拓中國市場,也即是要投入資金至少2-3年,在這樣的情形下,中國市場計劃肯定要暫時中止。

果然,我呈上的計劃方案全部被打回頭,出差也不批,那我幹什麼呢?每天的工作是——早上搭公車回到公司,就在房間看書、上網、看雜誌和睡覺,幾乎將所有的電影電視劇都看完(公司帶寬是一流的快),記得當時空閒得可以將《古惑仔》由第一期重新開始看,看到陳浩南當「龍頭」和吸毒,之後是福田一役和避走老撾的情節,將以前看漏的情節全部重新補上。此外,當時中國最熱的電視劇是「步步驚心」,我就每天看兩集電視劇,大概15-20期漫畫,兩套電影和數集美劇,然後到六點準時下班。

 

每天就是這樣度過,而那段時期,我每天也會跟新加坡兩位朋友一起混,一個是Ray,另一個是Ben,其中Ben絕對是奇萉,周一至周四風雨不改,每晚都要到「吊花場」(吊花場就是台上有女生唱歌,台下觀眾給他掛花掛王冠),每枝花最少50新幣,王冠大概是500新幣左右,女歌手均來自中國湖南長沙貴陽等地,所有「吊花」收入,場主40%歌手60% ,如每月業績少於新幣六千,歌手則要自己倒貼。因此歌手都要到台下跟客人喝酒建立關係,希望客人捧場「吊花」。剛開始接觸還算新鮮,但去了一周就感覺相當無聊,誰料那位Ben兄竟然天天捧場,更帶我走遍全新加坡大大小小的「吊花場」(據了解全新加坡約有300間,可想而知,新加坡男人多無聊)。「吊花場」的歌手一般的長相還行,但唱歌技巧就一般般,但混得好的,一年賺新幣10-20萬都不是大問題,這就是新加坡奇怪的城市文化。

除了周一周四的活動,我基本在每個周五,都會乘搭晚上7-8點的新馬長途車返回大馬過周未,然後在周日晚上10點左右返回新加坡,到步大約是早上7點左右(新馬長途車每程30星幣,車上有Wifi挺舒服,車程6小時左右),之後都是直接上班,反正在公司不是睡覺就是看劇集,平常下班沒事就混「金沙賭場」...那段時期我的好友Alvin Foo還在Google當手機廣告部高層,經常來新加坡出差,每次都住「金沙酒店」,他基本從早忙到晚,而每次到來,我就跟著他一起到酒店,就這樣免費在「金沙」住了超過十次八次,真心感謝Google呀!

第三十二話
一套失敗之作

在Sparkly Animation無所事事的那段日子,除了上班看書看電影之外,也跑了新加坡很多地方,對新加坡算是有了一個深刻的了解。直到我的一年合約到期,這段期間我基本見不著老闆,大家都當我是透明的,但薪水則準時到戶(我當時屬於高薪的員工)。某天,老闆透過秘書出面交了一封信給我,內容大致說我不適合這份工作之類的Bullshit。總算賓主一場,我當時便想跟老闆告別,但秘書說老闆出國了(感覺老闆在迴避我),我也只好收拾行李,踏上由新加坡返回大馬的長途車。印象中,那是2012年12月聖誕節的前一周。

在新加坡過了一個無所事事和休養放鬆的一年後,終於回到了離開12年的大馬。當時還沒完全想好準備做什麼,但基本都是離不開影視文創方面,期間曾經有人找我去賣油,做保險和房地產,雖然這些工作的收入都很高,但我全都沒有興趣。之後我重遇上認識多年的朋友——小關(關德輝),他是大馬90年代的著名歌手,當年以一首「他們說我是個容易傷心的人」從新馬紅到台灣,一首「愛的灰心」唱片賣超過十萬張,也曾演出TVB多部電視劇,包括當上由金牌監製李添勝負責的「蕭十一郎」男主角(當時陳豪也只是大配角而已)。

說回現實,他當時正準備拍攝一部名為「華Xiao英雄」的電影,那是一部以大馬華教英雄為主軸的影片,他知道我在中國曾做過電影,因而邀請我擔任執行監製,他則自任總製片人兼男主角,導演找來香港的李力持執導,李勇昌編劇以及陳溫發監製。以當時大馬本土電影的票房狀況,加上這部電影的內容和主創組合來看,預計票房300-500萬應不是問題,但結果呢?只有馬幣50多萬收入,而且口碑極差,為何會如此呢?

首先,小關是整部片的發起人和男主角,投資者都是以他為主,但他本身沒有能力駕馭整部電影項目,然而他又不願將權力下放,結果導致執行導演Brando不願交出導演的位子給李力持(為了節省製作成本,整個製作團隊和拍攝設備都由Brando公司承包,也就是說小關只是無兵司令)。直到整部戲拍完,李力持也沒有拍過一場,只在拍攝現場出現幾天便離開了(李導在拍攝之前,為電影而到大馬宣傳做了很多工作)。李導的離開,主要是到了現場而無法下場執導,換上任何人都會超不爽的。

對於這樣的情況,小關也沒辦法,而情況更日漸惡化,到了後期,我跟陳溫發幾乎不知道每天拍攝的行程,司機每次接我們到現場時,幾乎是已經拍完我們才到。為此,我在島上租了一台摩托車,每天四處逛逛找尋拍攝現場,這樣做真的夠經典了吧(整部電影只在大馬一個漁村小島上拍攝)!但不管我如何努力,這部片未拍完我就離組不幹,因為實在是太胡來了。

結果,電影超支而且拖了二至三年才上映,票房慘敗是必然的。不過因為這部電影的關係,讓我認識了最大的投資者方Gavin Tee,後來更幫他成立了SKT影視集團,我亦擔任旗下子公司的主管,主要針對中國以及海外市場的發展,期間負責了包括在沙巴協拍IFG,趙奕歡主演的「後備空姐」以及主控監製,俊丞主演的「野狼與瑪莉」,而中間發生了兩段趣事是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下回分解。